YouTal新建築人獎 (451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Young Talent Architectural Design Award
  • 969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用什麼來救台灣


鄭晃二:
用什麼來救地球?大概在二十萬年前地球出現了人類這個動物之後,就註定慢慢走向危險的命運,因為人類是個破壞力很強的動物,很快的繁殖遍佈了整個地球,把原本自然的環境改變成人類的環境,幾乎沒有一個角落可以倖免。
一直到今天,有人發展出「末日時鐘」(註)的概念,就是說我們現在把時鐘撥到十一點五十分,假設再過十分鐘,地球末日就要來臨,也就是說前面那個時間種下來的惡因,再十分鐘就會到達。在這個高度破壞的地球,高度破壞的台灣的這個環境之下,我發現其實有些人,用他自已的努力、理念和知識在串連,身體力行的救台灣,所以我們今天很高興請到兩位朋友,第一位本來是科技人,他用他科技理念的頭腦來發展出來救台灣的方法,他身體力行了十幾年,他已經算是個台灣人了。今天他要來告訴我們他用什麼方式來救台灣,我們歡迎第一位臨海農場的創辦人「劉力學」先生。
那第二位是住在邪惡的城市裡的教授,他也在學校教書,那在一個工作的環境裡找到一個機會,創造出一個新的天地,在惡劣的環境讓別人可以彷佛回到自然界的一種氛圍,那他改變了一些事情,對抗那個體制,做出這樣的成果。歡迎台北科技大學建築與都市研究所「蔡仁惠」副教授。

劉力學:

 各位好,一九六九年,台灣很窮的時候,我從hp公司帶來了很多Mini Conputer電腦,那個時候,誰也不知道Mini Conputer是什麼,他們問我說你來台灣做什麼,我說我賣電腦,我那時候還不會講國語,那時候為什麼hp要開分公司,為什麼是選擇台灣,台北分公司是東南亞第一間,為什麼不選韓國、新加坡、香港那邊呢!也是因為個人的關係,我先來台灣,將來看台灣跟大陸的市場關係,總經理說先在台灣市場試試看,可是我們在台灣的市場比東南亞的市場早了五年,在這邊台灣已經買了七、八台電腦,訓練了幾萬個工程師,韓國沒有一個、香港沒有一個、新加坡沒有一個、日本也沒有一個,所以你們今天可以看到為什麼在台灣就是在電腦上面,甚至在世界上不是第二就是三,因為早開始,他佔有經濟,你看台灣現在有錢就是一個公司一個人都有貢獻,三十年後台灣最大的問題是什麼,「環保」的問題。
所以我自已努力努力用這個經驗一個人,去影響整個環境,所以我是從垃圾開始去處理去收垃圾。環保暑長蔡暑長那個時候跟我講,你不要想做別的不可能,幾個月以後我想到,成功的等一下我會講,變成台灣的將來,這一次有機農業會比電腦影響來的大,我相信過二十年這個有機農業,會超過任何農業。
現在農業沒有發展的機會,好第一張,你們看我的農場,你們不要忘記這個是白菜,這個什麼菜?青江菜有吃過嗎?不怎麼樣你們注意看菜一個洞都沒有,這個已經長了十七、十八天了一個洞都沒有,懂菜的人知道是不可能的,這個是白菜類小蟲最喜歡的小白菜跟另一個高麗菜,你看一個洞都沒有,沒有農藥我在開始做的一步時候全台灣沒有一個專家相信,來了十幾個專家博士他們不相信,很明顯的到了旁邊他們說沒有農藥並認為是農業革命。我開始種那些菜以前一個有機蔬的定義是什麼?難看難吃這個好看嗎?下一張謝謝,你看小白菜一個洞都沒有,老農夫的觀念比較難以接受新的觀念對不對,八十歲九十幾歲了,他說:這個洋鬼子老外很勵害。他們說不可能。這個小白菜想不想吃。
我的做法這個要說明一下怎麼做,我將來的想法是這樣的,我的觀念是從那個養豬的那裡出來的,他們很辛苦呀,每天半夜都要去拿餿水,帶回來他們的農場謂豬一整天很辛苦又不能休息一天,我覺得一定要做,我看那個小豬一整天與那個車子看起來生銹很久了,他們沒有放棄也有看結果,還是一樣每天去收餿水。下一張,我最成功的地方就是社區,不管是什麼一定不要分類,什麼都不要分類,男朋友送的不要,美國人送的也要,老公不會看你們啦,就什麼都要肉類、海鮮類都要,以後難處在這裡,好下一張,拿到那邊去堆進去你們看那邊有水果,看這邊有貝殼,那邊有蝦子,我平均三餐拿出來堆一堆,也不辛苦你看我的樣子每天很快樂,好下一張這個也是有廢物的,他們不知道怎麼處理平常丟到河川污染。
我很感謝傢俱工廠,他們不會有問題,以前那個養豬的人到處都是污染,他們這樣產生很多垃圾。垃圾跟餿水加在一起拌一拌,下一張你看看溫度70度、72度。三個多月拌一拌很輕鬆沒什麼每天十五分鐘,就了最後,身體不好通通分解,最強的農樂放進去一個袋子裡面。以後你們看我的堆肥三個禮拜以後都不見了,所以對我們身體有害的在這個溫度都有除掉了,好下一張,以後你們看我的堆肥它出來的菜色很多種,如果那一頓我拿一個餿,我有三分之一變成肥料,三分之二是菜水,如果我把菜水倒在地上,那它會污染河川,河也會變的很臭。
上個禮拜有九件,一桶的有機、一桶的基地肥料,我可以叫一甲的地,土壤很漂亮的裡面會有一粒粒的,那是最好的土,那一粒粒中間的空氣水能給它營養,所以所有的農夫都要這個土壤,以後配上自已的苗有同樣的有機可以栽種,因為外面的苗都有農藥,前幾個月農會機關要台灣認證,只要農藥是在百分之五就可以接受了,為什麼是百分之五,因為它苗的前端可能上農藥,在我的農場裡,會看到一個野草都沒有不管你怎麼做在野草裡面會有種子。這種我種了二天它在發芽,發芽一個多禮拜它會出來那個菜葉已經夠大了。另一種菜收成完以後把它拿出來用得乾乾淨淨翻翻土,二、三天生細胞再二、三天再種就好。這個是沒有被颱風摧毀的,像那個颱風我在站在海邊可以看見颱風。
啊,你們看想不想吃這個是番茄種在外面,全鄉只有我這樣做為什麼番茄的有機葉是用那種顏色來種番茄,每個番茄有小蟲而我種的番茄一個蟲都沒有,你們看我種的番茄想吃嗎?我的番茄放在冰箱一個禮拜都不會壞,外面種的放個幾天就會壞掉了,所以我種的東西都是有機的東西。再來是玉米我種的玉米都不烤都不煮直接吃,連小孩子都直接把他吃光,甜甜的比糖果還好吃。你們看這個要不要吃吃看有什麼特別的?你們有沒有吃過裡面有鈉的菜,你有沒看過有沒有聽過有沒有吃過呢?我這個老頭子68歲了每天喝半箱台灣啤酒我的骨頭還沒有痛風,沒有痛風的原因是什麼吃有機蔬菜,以前我吃藥喝一半啤酒我就痛現在吃有機蔬菜就沒有了。
有個50幾歲的人來找我說他有甲狀線疾病的問題,他兩面都踵起來了,不講話也痛,自從他吃了我的菜他二個禮拜就慢慢好起來。自從五年前,我開始種菜以 後我的 太太得到乳癌,後來榮總說不能等要馬上開刀不然有生命危險,開刀後我跟我太太很辛苦,我建議每天晚上吃三百公分的生菜沙拉試試看,你們知道嗎?做化療的什麼東西都不想吃,我太太在榮總遇到醫生,醫生問我說他看過那麼多開刀後病人精神都不好,為什麼你的精神特別好,我太太說我吃劉力學的有機蔬菜,因為他是我老公呀。等我太太病情好一點我跟太太講,妳在養病這段期間心情要保持愉快這樣會比較快好,像外面的夜市農藥很多如果妳要吃外面的農藥妳就盡量去吃好了,我的態度是什麼你們知道嗎?就是吃很重要,外面充斥太多的農藥食物了。
現在如果吃有機蔬菜體內就有抵抗力,我們的身體裡面有肝它是排毒用的,可是一直吃農藥進身體裡你的肝和身體就完蛋了,你們瞭解我的觀點?另一個好處就是講我,我現在68歲,在50幾歲身體不健康剛剛有講到痛風對不對,其實還有很多小問題像拉肚子我覺得我老了,那個時候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我吃肉類百分之五吃魚類,另一個百分之五我吃蔬菜類,加拿大沒有農藥來台灣四十有三十幾年都在拉肚子就是農藥吃太多,現在開始做有機蔬菜腸胃很正常,吃百分之八十有機蔬菜百分之十五魚類百分之五是肉類,現在到外面吃就馬上拉肚子所以我在家裡吃的很快樂消化很正常。我的理由在那裡?在美國道路兩邊有很大的玉米農田,在這怎麼大的田地你要種玉米的時候,一定要有土地與大自然的營養,當玉米愈多就愈需要很多的營養。所以農藥不會有營養只會對土地有害處的。好不是要發問題。

 蔡仁惠:

 目前的生態還是在一種更遞的狀態當中,以下有幾張幻燈片可以跟各位分享一下。這一個是我們新生南路的環境地規劃,以下來跟大家介紹一下。
台北科技大學就是以前的台北工專,這是忠孝東路跟新生南路的捷運站出口處,我們學校位於此處,這一棟建築是我們學校的設計館,忠孝東路的路口在這一個地方,這個案子是已經做好的案子,裡面有個生態池,把水從這個地方抽到這邊,成為一個流動的生態池,等一下跟各位介紹的是還沒有做的案子,沿著新生南路邊緣的這一段,從捷運站出口到光華商場的這一段,沿著忠孝東路的邊緣,圍牆當時還在的時候,過去的現況是停了很多的機車,後來經過調整後,機車不見了,自然而然就停到別的地方,我們把圍牆敲掉了,做出一些人造的生態環境,這個地方校園跟都市的介面變的更友善,我們用生態的友善界面來處理這件事情。
處理的方式是這樣的,早期這棟大樓在設計的時候,它是把這個面當作背面,雖然忠孝東路對面其他建築物是正面面臨馬路的而學校的建築正面是面臨校內的,我們希望是說,利用空間的打開來,讓它跟都市做比較友善的聯接,所以使用這條生態河流,這個案子剛剛劉老師也有提到人的因素比較難處理,這個案子規劃好到學校行政單位說好,我溝通了四年,講了四年,也不是疲勞轟炸,溝通就是要技巧,我拿了漂亮的圖給校長看看,也拜託了朋友去旁邊遊說,在拜託另外一個人去旁邊推銷,讓他感覺這就是輿論,四年後他說好,花了一年的時間規劃設計把他蓋起來,這個中間溝通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
我們做出來的是這個樣子,這張相片稻草還在,是剛剛做出來的狀況,這邊是校園這邊是忠孝東路,這是本來存在的溫室,目前並沒有進一步積極的運用,我跟學校建議這一棟透光的小房子,對面沿著忠孝東路是公車站,事實上可以定義成一個很小型的咖啡座,晚上燈光會很迷人,學校應該還沒有時間照顧到這一塊,應該還要花四五年來溝通。
這是整個在生態池裡面碩造出來的環境,裡面有白鷺鷥,這個水池很小,除了白鷺絲還有五色鳥,大概有在那邊築巢,這幾天沒有去觀察大概有拍一些相片,這是在生態池邊照到具有代表性的生物,這是我們在生態池邊在石頭上刻上一首詩,心在哪裡心在這裡...,各位有機會去看就會看的到。
接下來的這個案子,目前這個案子的狀況是兩年前就做好的規劃,最近跟水利局爭取一個研究案,就是要把這個規劃案宣傳出去,第一個去跟捷運局要營造費用,因為再我們校地那邊蓋了一個通風口,聽說捷運局很有錢,然後是台北市政府都發局,流通水利會,經濟部水利署,希望能夠幕的了一些款項,重要的觀念是生態都市,台北市應該有淺力做生態都市,但是長期的發展,人為環境的擴展,影響生態的棲地,使的都市缺乏水跟綠環境的生態景觀,多樣生物物種所以生活環境不可遺漏,所以這個案子有效利用水思源跟既有的綠化空間,透過營造生態景觀減低對自然環境的衝擊根破壞,剛剛的配置圖裡,各位想像一下我們學校忠孝跟新生的捷運出口是兩條捷運站交會,是僅次於台北第二大站,所以每天從那個口冒出來的很多,要往光華商場的最靠近的出口就是那一個,如果學校面臨光華商場的那一側的圍牆邊,如果是一個很有趣的,很生態且有善意像的空間,這段路會變的很愉快,以學校來說,學校是開放空間,藉由都市這個橫向連結,可以為生態都市提供一些事件,我們的想法是縱向和橫向的交疊營造。
最後做出的希望達到兩個效果,第一個是匯集生態流和科技流的親水走廊,我們既然用生態的友善界面,因為我們要通往光華商場而我們又是科技大學,所以希望人在走過這個地方的時候有生態和科技流的感覺,表達在這條線上,第二個是都市和生態校園介面的交疊印像,學校沿著新生南路的建築長滿爬藤,已經27年了,那個意像是台北科技大學的文化資產,將這部份與校園裡面我們已經建構的生態校園做連結,從橫向的角度去連結。
目前我們這邊有一棟科技研究大樓,公共藝術建築有公共藝術的經費,目前公共藝術小組直接委託我做設計管這一段,將這一段連結過去,跟各位報告的是從捷運站出口沿到以前央土的空間,以後有機會連到柳公峻。做都市生態擴散作用的起源,假設開放空間如學校、公園、公共行政單位,假如這些空間與都市是以這種友善的介面用生態連接,台北這種生態都市建立起來會很容易。
各位剛剛看到的沒蓋好的河流是沒人工接近,盡量讓生物在那生存,而靠近新生南路那一條,因為有大量的人潮在那走,所以規劃方式不同,在此街道上有曲線的走道,讓人在上面行走心不會這麼急,學校的牆是空的,可以看到校內,所以這個狀態是實虛實虛的狀態,所以人走過這個空間,看見內部和外部空間的變化,是很又趣的,總體目標是科技生態廊道,利用科技,生態來引導人行走。水跟科技廊道推動的理念,是屬於人佇立在忙碌的都市街道上,隔閡了一種生活空間的屋簷後時,其次也以一個水資源環境建築體,公共藝術跟科技的結合,把它結合以後這種疏離感就會不見。
讓繁忙的都市藉由這種生態的環境互相交疊,手法上希望在這些地方有些水景,加上橫向的實虛實虛的空間,匯集校園的街腳節點,強化地點。通風口在車子來的時候,有釋壓力,有車子就會有無限的能源,我們打算在四個通風口上做風車,車子一過就一發電,有一部分的電就會送到噴水池那,產生即時反應,對捷運公司來說利多,對街腳也可以創造豐富性。強化立體生態綠化,作法上會跟以前不太一樣,我們要把它作成立體的,結合都市和校園的街道藝術,在街道上會做凸型反射鏡面,在人的行走中會行成快慢的感官,並且會誇張化對面的空間,走在裡面會很有趣,另外一項是利用自然資源融合公共設施,包刮通風口,變成一個野放的,接近自然的生態環境,整個水生態有人工的,也有自然的,也可以利用發電的那一塊,蒐集水來過濾,產生水循環,以後學校會有一條橋可以走進去。光電市場,一樓未來希望可以空出來,當作跟社區科技廠商交流的空間,使學校跟光華商場做結合。當時要開設計管的這一個門,開這個門是一件有趣的事,這個圍牆每天有兩百個人次翻進翻出,其中很多都是老師,當翻進來掉進學校裡沒事,翻出去的時候受傷了,結果就開了這個門了,但是因為保守勢力,所以就開了小門。我們可以保留一些圍牆,嚴格講起來我們沒有權利拆除,抹去大家的經驗,事實上整個空間都在改變。
我們還加裝了液晶顯示器,利用公共藝術的角度來處理,從捷運站出來的人到光華商場的路上,可以看到一些訊息,使走路的經驗更有趣,我們延續這種空間,圍繞著學校。我們希望說透過前面的推廣,希望台北市可以把真正的柳公峻打開來,這部分我們有跟都發局作密切討論。

 (註)末日之鐘(Doomsday Clock)是一虛構鐘面,由《原子科學家公報》雜誌於1947年設立,標示出世界受核武威脅的程度:12時正象徵核戰爆發,雜誌社因應世界局勢將分針撥前或撥後,以此提醒各界正視問題。2007年1月17日分鐘被撥前2分鐘,距離子夜僅5分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