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YouTal新建築人獎 (451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Young Talent Architectural Design Award
  • 98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街道是我迷戀的書店--華山

    「這個題目看起來很嚴肅,好像是國家很重大發展的議題,對我來說,我真的是想要讓各位瞭解為什麼這個園區的重要性?我們不用嚴肅的角度去待,我想帶給各位如何去瞭解,為什麼華山文化園區對我們重要?我會用大量的圖片和投影讓大家瞭解。」
            一開始我想跟各位分享,就台北市而言,目前的文化發展狀況。

我用ㄧ個比較相對的數據來比較:
1.台北市每五家企業中就有兩家是從事文化創意相關的事業。

1/5企業從事文創產業) 
2.五家就有兩家在台北,以出版業來說,包括印刷,相關產業都有算進去

全部產業的總營業額中有十分之一來自文創產業

2/5五家文創產業在台北市;文創產業總額佔總營業額1/10 
3.十位工作中有一位是從事文創產業的工作。

1/5的文創工作者佔整體工作總額) 
4.全國每十家文創產業的相關企業就有兩家台北市

1/5台北市擁有文創產業的總比例) 
5.在全國文創產業的營業額中台北市佔了百分之四十。

2/5 台北市佔有台灣文創產業營業額)
            「我們採取是比較廣泛的調查,做的數據比中央做的比較還要高。「文化創意產業跟台北市緊緊連接在一起,整體來說,二十世紀開始轉化,文化創意產業跟台北市有密切的關係,台北市在台灣是最大文化創意產業的第一大城市,台北市華山園區就是在這個環境裡面,我們對他的期待是很高的。」
           
「我們必須知道文化產業的發展,不能只靠企業的單打獨鬥,還需要政府的政策,這個政策就是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因為這個地方會吸引投資企業,可以吸引很多人才」。
           
「這個創意園區創造出來,將會是ㄧ個新時代的發動機。大家對於園區的想法就是群聚,在ㄧ個很大的空地裡面,然後企業進入,就像科學園區,大家對於園區的想法就想是產業的群聚」。
           
「那我的報告內容就是要讓各位瞭解,就是要讓大家瞭解華山園區不單只是企業的群聚,華山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創意園區將會是二十一世紀台灣很重要的發動機或者是經濟的引擎」。
           
「創意園區和科學園區很不一樣的,未來的園區的產品是有很多特色的。

科學園區是在強調功能為主,例如:電腦、數位相機、液晶電視都是跟功能有關,
都在挑戰產品的功能物件或產品的可以突破到怎樣的階段,有新的功能規格產生就能產生市場的利益然後創造利益」。「華山園區不是在發展功能性,不是在強調產品的。

            創意園區不是在創造產品,不是創造新的科技,新的功能。在創造有關於心靈的東西,華山必須要有『美感的需求,心靈訴求』。未來的華山需要很多美感的訴求和心靈的訴求。

那各位會困惑,何謂美感的訴求,心靈訴求? 
            「我們以最近非常紅的案例-漫博。那就就是一種心靈訴求」。

也就是今天在華山文化創意產業產品,不管是怎樣的產品,他提出來的是一種非常強的過生活的方式,同樣ㄧ個產品他可以提出很多或者價值觀哲學的話,會吸引一些人,來這裡做貿易交流,所以說心靈訴求非常的重要。
            「去年在華山在這裡辦了ㄧ個活動叫做簡單生活節,這大概是台灣第一個以心靈訴求為主軸的節慶活動。我們有很多活動;例如鮪魚季、同玩節,這些都是以玩樂為訴求的節目。真正以心靈訴求的活動就是去年在華山辦的簡單生活節,那他引爆人潮帶來的經濟效益也很可觀,所以心靈的佔有率是相當重要的」。 
            「華山所提出來的產品,必須有非常強的心靈訴求,讓民眾和消費者都可以去支持,那我稱之為心靈佔有率,這個產品的心靈訴求越強,消費者月支持,那他的佔有率就越高」。
            「美感佔有率,華山本身就需要有美感。
            「華山的可貴就是在於他的歷史建築;華山的可貴就在於他本身文化的本質,華山跟其他科學園區不一樣的,科學園區可以蓋在很多地方,新竹可已有科學園區、台南也可已有科學園區,可是全世界就只有一個華山。」
            「華山有特殊的肌理性有特殊的文化資產,還有一些特殊的故事在裡面。如果說我們把這些東西全部拆散,各位可以想像?如果我們把華山這些建築通通拆掉,那華山的價值是不是損失很多?所以說這樣的美感訴求非常非常的重要。」
            「華山他本身就是ㄧ個平台,他本身的價值性就是非常的高,當然更重要的,就是他的產品。他未來所提出的創意產品或者文化產品,必須具有非常獨特性,不是從國外引進來的。如果我們今天在裡面也擺設LV或者擺設都是大量的外來品,這樣對華山的價值是不夠的,一樣的;如果說華山今天變成ㄧ個主題樂園,像是迪士尼樂園,華山也沒有他的價值存在。所以獨特的美感是非常非常的重要的,由這兩種案例的說明我們可以知道,華山的產品是必須非常著重他的心靈和美感規格」。
            「對我來說,華山創意園區第二個特色在於他的美感創新,這是ㄧ個很有趣的概念,大家都知道科學園區在台灣非常多的,從六零年代到現在,我對科學園區的規劃和執行非常贊賞。但,所謂創意園區的規劃,坦白講,文建會為什麼會做這麼累?或者王董事長會遇到一些困難?因為我們對於創意園區沒有明確的想像在那裡面,或者很多專業的政策和因素沒有在那裡面」。
「那我個人覺得最重要就是華山的美感和獨特性。
            那美感創新重要的是開發讓消費者感動和心動的產品,在台灣已經有越來越多創意工作者,那下個在哪裡?那種會讓消費者感動和心動的產品在哪裡」?
            「創意園區就是扮演這樣的任務,他必須讓很多實驗性的、或者未來的產品,能夠在園區曝光、測試、或者一群人在這裡工作,彼此腦力激盪所開發出來的產品。」
            「那我剛才強調的,因為美感創新所要創造的產品是那種以心靈訴求或美感訴求為主的產品,所以『他』跟科學園區非常非常的不一樣的。
            那我講這些目的是為了讓各位瞭解,創意園區有第三個特質,那我認為第三個特色就叫做『酷』。那有些人有看過我的報告,我個人希望將來華山園區會成為那種酷玩意,就是很酷的酷加上玩。」
            「英國有個很重要的經濟學雜誌,他強調倫敦、柏林、紐約,這些城市為什麼這麼具有競爭力,因為他有很多酷炫的生活文化,這個是ㄧ個非常重要的基礎架構,將來我們在發展創意園區時,要去思考如何累積讓他更有特色?讓台北市變的更酷炫,可以跟英國倫敦或者其他大城市並駕齊驅。」

            最近幾年因為杜拜的興起,所以很多人認為城市的興建就是要蓋大樓,城市的興建就是要創造ㄧ些奇景,然後吸引大量的觀光客,還有大量的投資客。
「我個人的想法,沒有錯,大樓的興建是很需要,我並不反對大樓建築。就華山創意園區來說他真的不是在比量體,或者誰的建築物比較多,或者誰的概念比較多;杜拜這樣做,很多地方也這樣去做,可是,說實在,台北市沒有這樣的條件。」

            我們應該跟這些城市比,誰比較會過生活?比較有生態?比較有健康?因為這些才是這些城市未來有魅力的地方。那為什麼講到這個原因,在於德國有一份週報,他在今年八月的時候就在介紹,酷的城市將是新世紀你是否具有競爭力很重要的環節。妳酷不酷?將是很重要競爭力的環節。
「各位要瞭解,長久以來在台灣,你們的訓練(意指建築城鄉體系的學生)是不會去考慮這個城市酷不酷。你們長久訓練以來是在考慮這個量體有沒有符合需求。我會發現越來越多城市再尋找『性格』,ㄧ個城市如果具有性格,那他就會具有吸引力。」

            而這份報告提出了許多城市,漢堡、根本哈跟、都柏林、阿姆斯特丹、巴塞隆納…..等等。這些城市不斷的崛起,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城市非常非常的酷。「ㄧ個城市妳可以看到他的機能和他的創意,因為他很酷炫,他有很好玩的夜生活,等等之類,或者很多豐富的次文化,他會吸引一群人過去,為什麼這些人會過去?因為這是ㄧ個酷城市。」

            「那所謂的『酷城市』又是什麼?代表這個城市對於創新、創意、生活體驗、人文價值,他們非常非常的重視。這些城市就會對於那些創意產業工作者有很大的吸引力。這些人會過去這個地方,是因為他可以在這個地方找到很多很多的靈感,或者在這個地方他可以找到,實踐他理想的地方,那這些就是酷城市ㄧ個很重要的條件。」  「酷代表的是個性。有性格的城市,才會吸引人。城市缺乏個性,會讓人感到無聊乏味。」華山我對他的期待他可以把台北市變的更酷更具有特色,更具有性格。妳今天想到紐約、想到巴黎、想到倫敦,妳都可以想像屬於這個城市很鮮明的性格,或印象。    住在風格城市的人,喜歡過生活、懂得過生活,而且他們想要過的是多元的、優質的、品味的、生動的生活。生活(而不是工作)成為城市最重要的資產。創意工作者可以從這些生活資產中找到創作的靈感,發展成為深具魅力的創意產品。不論是流行音樂、電影、設計、出版、或是時尚等,倫敦的文化商品在全球市場皆佔有一席之地。倫敦的生活風格往往是這些文化商品的利基。    「我個人認為創意園區第四個特色,就是必須去累積高階的美感資產。那我相當強調台灣近幾年在文化創意產業,已經有他發展的條件。可是他發展的條件都是低階的美感資產,所以他沒有辦法引爆強烈的爆發力,他的爆發力無法像國外那樣。所謂他的低階沒有原創性,或者說沒有引領出來他的美感訴求或者心靈訴求。」
創意園區的競爭力分析 
1.產業戰略的剖析:台灣的優勢在於創意有機體 
2.園區格局的界定:新時代產業園區的典範 
3.園區定位的說明:追求高附加價值與開發新文化消費市場 
4.園區發展部門的設定:以跨界為特色,明確設定六大發展部門 
5. 經營管理機制的建議:成立專業的基金會 
            「所以我要讓各位瞭解,必須要有一個風格城市這樣的格局。或者說台北華山文化園區可不可以成功?在於華山有沒有辦法帶領出來,屬於台北的獨特生活方式,作為ㄧ個風格,ㄧ個訴求。倫敦之所以可以成為數一數二的創意城市,或者創意經濟的領導者,因為倫敦的生活非常非常的精彩。」
            「各位會發現倫敦當地的創意產業,常常把他們自己屬於倫敦的特色加入,他在賣的是那個城市的意象,(以下放圖片讓同學得知,屬於城市色彩的樣貌,和都市的意象),我們之所以會喜歡倫敦,不是在於我們喜歡他的摩天輪、或者喜歡巴黎鐵塔,這樣的建築物,之所以會喜歡,是因為我們可以在每個街角都找到他的精彩度。妳會發現這樣的城市非常非常有色彩。」
            「我希望妳們會喜歡華山這個地方的時候,是因為華山每一塊角落,都有他的精彩,從顏色,從氛圍或聲音,都可以吸引你們進到這個園區裡面。」
園區必須擔負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他是創意工作者生活圈,創意工作者喜歡去那邊聚集,(介紹某一本書的擷取漫畫圖)。
            「何謂創意工作者的生活圈,就是這個地方會變成,一些小酒館、或者這裡具有一些街頭音樂,反正就是一些街頭文化的感覺在裡面。而那個地方會讓妳感覺很輕鬆,很多異質的文化在裡面,華山為來也是要朝這個方向去走,也是創意工作者所渴望的地方在那裡面。」
            「接下來還有我對創意園區的一些概念,園區不只是群聚,創意園區為什麼會成為台灣新世紀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因素,是為他擔任美感創新這樣的任務。」
            「他所造出來非常有魅力,具有美感訴求和心靈訴求的產品。」
            「創意園區出現時,會讓創意工作者有那種家的感覺。所以創意工作者在這裡就會尋找他的概念或者真正的精神,這是很重要的關鍵在裡面。」
            「以上就是讓各位瞭解,真正創意園區實質的精神和內容是什麼,不是只是一般企業進來,園區就會成功;或者說,有多少資金企業就可以把創意園區搞好。」
          『重要還是在他創新的能量和獨特的訴求。』 
            「華山一般人在討論著墨於空間的問題,我個人認為華山重要去探討是時間的問題;白天跟晚上、週末跟非週末、工作日跟例假日,這才是所謂的問題。今天我們要想像,園區週末的時候會有很多人,可是星期一到五不會有人;晚上可能有人,可是白天的時候不會有人,而且一旦把時間的規劃和思維帶進來了,各位才會有消費者導向的思維。因為妳才知道來園區使用有不同的人,他有不同的需求和慾望。」
            「所以我要強調,華山不是只有ㄧ個而已,如果把他用三百六十五天來思維時,才會發現華山有三百六十五個,如何去填滿這些空間?如果說,我們還去討論華山有哪些空間,如果又把這些空間加時間套入,那這樣的想像會更恐怖。」
            「另外一點我要強調,產業在華山。長久以來我們被誤導,認為政府替我們規劃了文化產業,十三個規範範疇,所以我們對於文化產業都是以範疇來做事,可是真正我們去吸取國外良好的經驗,老早就應該知道這些範疇不是決定性的要素。」
            所以決定決定性要素的關鍵絕對是在跨界方面,像我們在談創意園區的時候,常會分區,北部應該交給設計產業:中部交給時尚產業,政府利用產業的思維去規定,可是對於學術研究領域的人認為,那些範疇不是真正決定的關鍵。
            「真正重要的是,在華山,如何去提出美感感受非常強的、心靈訴求具有水準、可以吸引國內外消費者來到這個園區的東西,那個引爆的力量到底是在哪裡?我想,一定在於這些美感體驗和生活態度。」
            「總結以上所說,重要的不在於那些範疇,而是在那些產品是否具有高附加價值;重要的不在於那個價格,而是那個特色;重要的不在於那個硬體,而是那個軟體模式,而那些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地方。」
            「最後,我還是對於台灣的創意產業感到樂觀,雖然政策上有許多失敗的地方,可是我慢慢發現有許多創意產業的人不斷在努力,想要發揮台灣的創意特色,例如:全家的土地公公仔,這些東西就是台灣創意產業的種子,我們等待他的發芽和茁壯。因為我相信這樣的改變會慢慢的改善台灣創意產業整體的素質。」最後還是希望華山創意園區可以快點落實推動。

王榮文 董事長 【遠流出版社創辦人】 
            我想剛才劉教授已經把華山的規劃以及華山的理論基礎作清楚的說明,實際上我們有一個團隊來經營華山,未來會有很多的規劃。現在我們在講華山這塊基地,應該說是從文建會的定位開始講,文建會把整個華山園區分成三個部份來招標,未來地上會蓋出一個七千坪的新建築,地下約兩千坪,那我們現在所標到ROT可以蓋出一千三百坪,地下約四百坪。
            未來侯孝賢先生將再這裡經營一座電影館,那我們現在提的華山基地應該包括文建會或者台北市政府所擁有的公園,所以我們用這塊基地來想像,如日本現在剛建好的MIDTOWN,其實也是十公頃,且裡面有三個博物館,以及刻意留約四公頃的公園,如同台北華山一個這麼好的地點,如果是用商業開發,可以拿日本做為模範;但是其實像劉教授所說,所謂歷史空間或者一個城市所遺留下來的歷史,對整個市民或整個台灣的意義,我們有沒有能力處理一個華山的歷史空間,使他產生一個新的美感價值,或使台灣人的心靈代表地,得到另一種境界,都是我們必須思考的問題,也是現在整個學界所關心的。實際上我們現在忙著賺錢,但是賺很多錢後要如何過生活,我們怎麼展現一個台灣人的生活方式,或者一個多方向的選擇,有沒有可能讓他呈現在華山,這可能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的旗艦地。
            所謂6535的構想是65%要出租,35%要自營,所以未來市場差不多七、八百坪是一個很好的展演空間,根據台中科博館前館長說:你無意中得到了一個全台灣最好的會議展演空間,台灣最好的科博館一個展館約4、5百坪,華山有七八百坪的展覽空間,或許可以把來自世界各地的展品,可以在此展覽。在這過程裏面,我們到處在聽各種意見。有一個國科會教授,一直在國外搜尋哪些資訊可以被台灣人用,如國外每年舉辦依次 TED conference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每年的會議可以邀請五十個全世界跟此產業有關的國家做十八分鐘的報告,此場地可以容納一千人來聽講,每人要繳交六百元美金的報名費,如果辦三天半的活動就可以得到兩億多的營業額,且所有的內容也可上網(ted.com)看到。
            2005年有一個人做了十八分鐘的報告,後來報告內容變成2007年蘋果的IPhone。這例子是說一個會議中可以找到一個最棒的明星,那將會大大提升此會議價值,台北目前還沒有這個能力或機會讓人出六百美金來看展覽或演講,但是我們會將此作為目標。我們有十五年的時間來經營華山,有六千坪的室內空間,有七公頃的外部空間,我的挑戰是有沒有能力去跟基金會、政府或者企業家願意用十五年的時間來經營,辦一個像TED這樣的展演空間。日本在東京有兩個展場,其中一個跟東京市合作,每年替他評選,數位內容的產品選出了八十件,且租了一個展場來展覽這八十件作品,讓企業家來觀賞。這就是創造了一個舞台讓藝術家陳列的商品有一個展出的機會,時間可能只是三天五天,也可能是一整年,我們的任務是去調派這些時間、空間、創意活動的組合,所以各位來自這個空間有一些固定空間等著有所能力的人來辦活動,我們的工作同仁要去找活動來這裡辦,所以我現在看創意產業我們都希望創造一流的明星,最後將出現李安、林懷民等,但在這些之前需要一些經紀人或編輯人、出版人、唱片之作人的培養。
            有些空間將固定租給一些店,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靈,讓台北市民有個理由來華山,華山的外部空間也將作園區規劃。不管是一棵樹一個人或一個商店,這些都需被描述成一個故事,才能建立品牌,進入華山。其實台北市還有很多空間可以設置藝文空間,只是這些空間必須整合,不能互相牽制。且做於國家級的旗艦基地時,應該要有相當的氣質,所以我們在經營華山時必須這樣思考,那因為華山算是公共空間,所以必須考慮到公共性,在動靜之間、雅俗之間,去找到平衡點,就像電視節目星光大道,或許也為華山經營的典範。如果我們在華山開大廠牌的概念旗艦店,如LV、APPLE等,每年可以替台灣設計師開幾次的工作營,也可帶動台灣的設計風潮及增加機會。
            我再日本看過一個百貨公司,或者韓國看到的旗艦店,那是一個很有個性的系統,讓設計師有個公開的展覽機會,也都跟剛所說的生活品質有關,當其他人到此參觀可以在這裡找到各種不種的商品來添增生活氣質,至少我們必須考慮到這點。
            現在我們請包利明規劃一個公仔博物館,設計者對於園區的煙囪很有興趣,他也提了一個案子來經營這煙囪。當時我們團隊在想像,因為煙囪很特別,為1931所興建,且當時為全台北最高的地方,如果在31廣場前面,規劃可以爬上煙囪,在用滑梯方式下來,或者更多的功能,或者如果不碰觸古蹟,可以有個技術可以使人走到最高點,這都是未來的想法。
            現在開始想像用公益的方式或商業的方式來經營,如果華山未來要成功,如果無法結合政府企業及民間的力量,是較難達成的。華山一年後會交給我們一個區域稱為紅磚區,那裡本為樟腦製作煙道,要怎麼做現況保存,要怎樣使這些土地的歷史可以呈現出來,也是要挑戰重點。我前幾天約一個老闆來紅磚區參觀,想邀他在此設店,他看到此地時,讚嘆這裡將為台北人的心靈空間、藝術空間、心理沉思的空間,所以他認為這裡應該更為極簡,他不斷描述這件事,因為他在這裡可以看到時間,看到許多的小樹在這生長,覺得這個地方只要賣這個空間,都可以生存;這些話引起我很多思考,那塊區域是歷史建築,如果可以保存原狀加上一些不會過度的修復,讓人站在那個空間裡會享受或思考事情,願意在此停留,讓這些人感動,我願意當做一個挑戰,且如果再台北城裡有個華山這樣的精神領域,就如同極動跟極靜,也都可以在華山共存,這也是華山的可能性。
  最後如果我們下個月跟文建會簽約,其中有一些三百坪的新建築或者有些空間能夠吸引不同人的創意,可以作為一個概念競賽或競圖,我們願意出些費用來獎勵競圖,也趁這個機會吸引年輕人的心來看華山,讓華山來適合每個人,雖然是有所方向,但我相信是個很好的空間,且對我來說我對於這個地方是相當無私的,希望這個地方能夠大家一起來花心思來共同經營,共同投資,共同維護這個都市中難得的一塊心靈場域
第一個問題  發問人:李冠毅 
問題一:老師是出版社的發起人,針對網路時代的來臨,有沒有因應措施? 
            王榮文董事長:數位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力量,如果現在草屯或者其他地方有一個很棒的作品,其實是可以藉這數位或者交通解決這些問題,產地在其他地方,展出在華山,文化創意產業先集中起來,華山只是一個集散地,因為這裡的地理條件位置很好,可以從這裡發揚出去,所以華山不應該只是華山,他是一個可以幫助台北是閒置空間再利用的標準,先集中在分散,如果有一個書店有源源不絕的書,又有一個數位的管道,可不可能成為數位書店,數位體驗館,怎樣把數位與書本的結合,都是一些新的想法;我們只要把科技工業設計跟傳統文化做結合,例如我們現在想做數位體驗館,想藉數位管道彰顯數位科技,又數位科技如何彰顯文化,相輔相成,目前有個館是朝現在這個方向思考。
問題二:能不能夠以華山作為出發點來影響到其他城市? 
            劉維公老師:就小小的台灣來說,他自然而然會像一個磁鐵一樣,台北的一個創意產業是一個非常中心化且集中的情形,且現在又有高鐵,所以華山對於中南部地區一定會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對於一個創意工作者,有可能就當天來回,都是有可能的,這到底是個隱憂還是問題,我當然會從比較正面區思考。倫敦作為一個創意城市,其實是發展到相當程度的都市,其他的城市如台中,就必須發展一個都市的個性,文建會近期再台中也有一個很大的園區規劃,目前定位比較清楚的是做設計和建築,那回到華山,如果成功的話,其實會很有吸引力的吸引大家到台北市,慢慢的影響到其他園區,也要開始想像自己的定位,因為市場是非常殘酷的,產業是一種投資,現在有很多的蚊子館都是失敗的案例,好比客家園區,不能完全用經濟價值來思考,因為他具有保存客家文化的功能在裡面,但是產業園區就不能如操做,他有市場的壓力存在,所以如果華山做成功, 其他產業園區必須有自己的特色才行。
問題三:如何發現一個城市到底酷不酷,以及各城市酷的感覺? 
            劉維公老師:就台北而言,對我來說,現在台北可能還不夠,到現在為止,我們對於城市的外貌還是中規中矩,我最主要要強調的是他會讓你覺得有很多具實驗性或前衛的元素在那邊,那是一個可以容忍很多創新創意的環境。台北近幾年給我一個感受還不算酷,但其實已經有一些新的契機出現了,如創意市集,以經有很多不同的氣象出現,像誠品敦南店的那個創意市集,或者是KUSO西門町在紅樓辦的活動,會發現到有一群新世代的人,酷是一種叛逆或是一種與眾不同,或是一些纏述自我主張的現象,我覺得在台北市,創意市集是一個可以擲得去觀察的指標,現在要思考的是創意市集如何跟城市有更緊密的結合,如何結合企業根產業,這都是作為一個都市規劃者城鎮觀察者要思考的問題。創意市集在台北市的發展表面上看起來非常熱絡,但產業力斷掉了,當有一個很好的作品或是在市場上有很好的回響時,此能量卻無法放大,希望未來能有個平台能夠讓他發揮。台北已經有越來越多來慢慢發揮想像力去改造這個城市,或者是改變這城市的體質,這個酷不酷不單只是一個調性,而是在於說是否有一個多元樣貌會出現,我所謂的酷不是說像周杰倫的那種酷,對於一個城市來說可能是異元素或是次文化的出現。現在華山的規劃,主要是積極的開發國際市場,要吸引的是國際的文化觀光客,或是國際來台灣的商務旅遊,台灣有很多的商務旅遊,國際的觀光客每年的人數都是在成長的狀態,但是這些外國人到台灣後其實沒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去,藝文空間或者在台灣的獨特夜生活空間是沒有的,兩廳院對他們來說沒什麼魅力,不像倫敦百老匯,所以如果能透過華山認識台北、透過華山認識台灣,這絕對是正確的。
問題四:如何讓創意工作者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劉維公老師:未來華山創意園區他必須具有開放性,讓創意工作者認為那個地方是他生活的市集,讓創意工作者得以紓放或發揮。像倫敦或紐約都有一個中央公園,有一個非常大的綠地讓你在城市裡面沉澱,也可聚集更多的創意工作者,都會體驗到生活的精彩跟豐富。那華山我相信未來將會是一個有相當豐富內涵的園區,也可提升地方的生活品質,自然會吸引很多的創意工作者,相對的華山未來如果規劃像誠品書局、琉璃工坊之類的,華山一定無法經營下去,或者是失去價值,這就是如何提升華山的魅力,豐富其空間,不是單純靠企業資金等等,將是非常大的一個挑戰。
第二個問題 發問人:巫冠賢 
            問題一:我想請問如果華山成功了,紅樓會不會消失?士林紙廠陽光士林開發團隊,在進行的舊建築改造跟華山地區有相似性,所以我想請為兩位老師,在替華山做定位的時候,有沒有以宏觀的角度,去看待台北市的文化創意園區。假使兩個地方都很成功的發展,可以互相的結合,讓台北或者整個台灣都更好;那如果發展錯誤,這兩個地方會互相的拉扯,反而造成失落的空間。其實不只士林紙廠在開發,很多地方都如火如荼的展開文化建設產業,所以請問兩位是否有考慮這樣的問題?
劉維公老師:「其實你的問題才是個很嚴重的課題,其實你只有看到士林,我們做研究,發現還有許多地方也開始做創意產地,例如:松山煙廠,今年年底也要開始招標了,更遑論還有許多其他各地都有做相同的事情」。
「其實創意園區在台灣,我們看到的都是單點,我們的規劃思維都是量體導向的,他們會認為園區越多,越具有競爭力,例如說:松煙是個未來絕對需要注意,而且松煙距離華山很近,而且旁邊還有建國文化園區,就是說當初我們也有提,我們要有整體在台北市文化創意園區的政策,要有一個整體規劃架構。」
我們後來提出口號叫做L型環帶,從士林一直拉到松煙呈現ㄧ個L型,所有被提出變成ㄧ個創意園區的地方,我們全部把他規劃進去,也就說目前有這樣的構想,但是真正在規劃還沒有在做,是有去想用這樣ㄧ個規劃思維去設計在台北市的文化產業。
因為重複你剛剛說的,重複資源的浪費,然後坦白說,松煙還有巨蛋,巨蛋會非常具有吸引力,因為他具有很大的效果,對於華山是個非常大的競爭;坦白說,文化產業在台北市的政策已經有點失控了,問題來說就是ㄧ個政策上的問題,

我希望這些企業者在定位的時候,所以說眼光絕對不可以短淺,那決策者有沒有辦法創造ㄧ個獨特性,例如說:今天華山展示的東西,還是國際上的明牌,那這樣華山就失去意義,因為還是沒有獨特性,華山必須去培養屬於他自己的設計產業,也必須具有這樣的能力。因為這才是屬於你的獨特性,別的地方沒有,也沒有辦法去模仿,華山具有他的美感和心靈訴求是他競爭的優勢。
            台灣沒有太多文化的品牌,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問題,還有更重要如果妳沒辦法吸收和開發更多的消費者,那這樣的慘狀,就是兩個地方就是都一起糟,或者進行低品質的競爭。
            英國特地去創造兩個音樂園區,腹地很大,那個地方充滿許多音樂創意產業,可是最後還是失敗,道理何在?因為他是用牆去圍出來的,這個創意產業是不能去用界線限制住的。
            華山園區的ㄧ個優勢要去保留的地方,就在於他沒有牆的限制,華山比較醜的一面就是面對市民大道那個地方,我想那個也是可以用另ㄧ個設計手法去處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