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YouTal新建築人獎 (451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Young Talent Architectural Design Award
  • 98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你今天好嗎?

黃盛璘
其實我在美國接受園藝治療的時候,我問美國人什麼是園藝治療?大概有九個會說是治療植物的吧!可見這個名詞非常的新,這個領域裡面是非常的新的,是歸在藝術治療、音樂治療、舞蹈治療,都被歸在輔助治療的領域裡,我基本上覺得,園藝治療說穿了就是建立人跟植物的良好關係,其實仔細觀察植物跟我們的生活非常接近,吃的蔬菜等等,可是因為植物沒有表情、沒有聲音、沒有行動,所以我們常常忘記他的存在,但是他一直是一個支持我們、幫助我們的身心靈,現在我的名片叫做園藝治療師,可是我覺得真正進行治療的其實是植物,真正的治療師其實是植物,因為我們人跟植物尤其是現在的生活,和自然越來越遠離了,我們跟植物只存在只是食用而已,所以園藝治療師的工作是在人跟植物之間搭一個橋樑,讓植物進入人的生活和生命裏面,一但把橋樑搭起來的時候,接下來進行治療的工作就交給植物。
什麼是園藝治療?簡單的介紹一下,他就是利用園藝活動和植物,來幫助人們跨越某種心靈障礙改善身心靈狀態的方法,也就是利用照顧另一個生命觀察另一個生命週期來面對自己的生命瓶頸,因為植物的生態或是生命的循環可以提供大量的工作和活動,來刺激學生的身心靈,簡單的講就是,把園藝跟治療結合在一起,美國現在園藝治療大概有非常多的機構,都有園藝治療師,亞洲最早的是日本,因為日本高齡化社會在台灣之前,因為他們大量引用在老人的族群上,台灣目前還沒有所謂的園藝,但我聽說已經有人正在拿了。
為什麼要園藝治療?因為妳可以看到植物的生命週期,開花、結果、凋零,你可以看到一個植物被妳的照顧下完成他的生命,背後簡單的道理是,透過照顧一個簡單的生命體來照顧、愛惜自己的生命,因為我們現代人多多少少會在某個關卡卡住,這時我們可以藉由照顧另一個生命,再重新來肯定,或是提升我們的身心靈的部份,再次打通我們生命的筋脈,適用的族群非常的多,那目前我們的案例是比較淺色的部份,自閉症我只接觸過一個,基本上沒有一個族群是不能來享受園藝的樂趣,基本上是每一個人都可以來享受園藝治療,那兒童跟老人是裡面族群的兩大族群,那位什麼兒童要園藝治療,因為兒童正在萌芽,它需要更多的照顧,它需要萌芽長大,更需要更多的大自然的援助,園藝治療可以運用在很多的部份,數學不一定是紙上的一加一,可以用植物來解釋,再來是刺激五感,在設計教案時,我們也在思考如何將五感設計進去,因為五感是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味覺,因為我們接觸這世界是用這五感來接觸,每當我們的生命受到阻礙或是挫折的時候,可以用五感去打通它,我用在老人身上非常明顯,我可以把一個失智老人,聞到薄荷味道,就可以想到童年,他會透過這樣的五感的接觸,連結到他的生命很深或是很久遠的東西,園藝也可以變成學校的課程,透過閱讀書寫來傳達,在烏來種籽學苑小孩的一個案例,跟家長做合作針對一二年級的學生大概一二十來位,利用操場旁邊的一個小空地,然後開闢一個菜園,從做堆肥開始,到一個簡單的菜園設計,到最後做一個採收豐收的party
我的身分是三峽的農夫,我稱他叫做草勝園,重點不是在收獲上面,而是盡量將那塊地野放,所以它非常生態,我只有一個用意,讓國小到國二的台北市小孩使用,發現大都市裡面的小孩,把它放在自然裡會不自在,不知道怎麼跟大自然相處,他接觸了很多公園都是人工的,我第一次叫他們拖鞋,他們會覺得土很髒,而我叫他們去抱樹,他們覺得很恐怖不知道有沒有蟲,所以我帶一學期只是要他們卸下對大自然的恐懼,當你沒有了這些防衛的心態後,大自然的訊息可能會帶進你的生命裡面,他才可能進行治療的工作,要不然你正個就是穿個盔甲過去,大自然就沒辦法跟你有很好的關係了。我在這裡大概分享一個課程目標,一般的園藝治療跟園藝活動有什麼差別,其中有所謂的課程目標,就是對一個族群要瞭解他的需求,例如小孩你想要一個學期帶出什麼要的成果來,你要先有預想的目標,而所有的教案都要靠著這個目標來進行,在結束時要做一個整體的檢討,然後要看看整個結果有沒有達到當初所預設的目標。接下來談一下老人,其實我的園藝治療資歷非常非常的淺,我剛開始並不知道要如何去做,因為這是一個新的領域、新的開始,我就一直觀察一直到去年的十一月我才下定決心要做一個全職的園藝治療師來推動園藝治療的工作,基本上擔任這份工作才滿一年
在這一年的時間我感覺好像把一個鐵蓋掀開,裡面悶很久的種子都爭先恐後的要萌芽,很想要趕快竄出來,最明顯的例子在老人的族群,也就是說台灣漸漸地走向高齡化的社會。基本上我整理出來的園藝治療對於高齡者的功效有:第一,達到適度的運動,來預防運動不足造成的體力衰退,可一邊作業一邊登記來溝通,這對老年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我這裡有幾個個案大部分老人都關在房子裡,既使這大房子的環境很不錯,但是對於老年人來說適當的運動對於他們才是有幫助的,也必須設計一些活動讓他們有一些社交活動,好好享受生活的樂趣,第四項最好用的就是蔬菜,因為一季就可以採收,用再在學校很好因為剛好一季就是一學期,所以剛好學期末的時候就可以採收
那腦麻患者我在台灣沒有接觸到,這是美國實習的案例,這是國中的一個輕度智障學生,我接觸過中輟生我覺得那些小孩就是天使,肢障者大概就是坐輪椅的,所以幾乎每個人都可以參加園藝治療,所以園藝治療師的功能在幫一些人設計教材,讓他們可以輕易的接觸到自然,我們還有碰到堅決不碰土的人,所以我們拿一本圖鑑給他分類,他就變成植物的專家,至於盲胞我們在種植的地方做記號,至於在沒有室外的空間,我們就弄室內,然而他們會比明眼人非常認真,因為他們看不到顏色,看不到根,所以他會非長認真
接下來就是園藝花園的設計,其實不一定要花園才能做園藝治療,陽台屋頂一個盆栽都可以用,我接觸這些特殊族群,我特別發現台灣的環境對這些族群是非常不友善的,他們要接觸大自然是困難重重的,我曾經跟幾個社福團體一起合辦,牽手合愛就是想把這些特殊團體的人帶到大自然,第一個是輪椅,我常帶他們到車站附近逛,發現每個路段對他們來說是非常痛苦的,這是案例是,他將他的花園設計成輪椅可以用的,他將他的花床站起來,這已經是全美的輪椅花園的設計案例,包刮道路怎麼設計,花台剛好適合一個輪椅的高度,這也適合老人,他做久了以後可以坐下來,對小孩來說剛好在他的肚臍上,可以讓老人跟小孩互相溝通,高齡者其實是佔有很豐富的生命經驗,小孩沒有生命經驗但他一直在茁壯,如何將小孩跟老人互相碰撞,產生一些生命上的衝擊,另一個設計就是將花園立起來,他只要澆上面的水下面就可以澆到,所以不用彎腰,對視障的人來說也很方便,因為可以做任何記號。
園藝治療我們用的素材是植物,所以植物本身要很健康,所以他帶出來的能量要非常的充足,所以我認為在有機栽培的植物是非常有能量的。
跟大家分享一下素材,常用在園藝治療上的素材,用了大量的香草,這幾年非常流行,迷迭香我在美國受訓我用了大量的香草,我回到台灣的時候思考這些適應台灣地環境媽,園藝治療能使用的素材前提第一個是,他要能好種,我們畢竟是在服務一個心靈受創的人所以第一個他必須要好種,第二個就是,他要能夠跟我們服務對象的人在生活上能夠結合,要植物能夠接進生活,我發現幾個問題,這些植物到台灣幾乎適應不良,所以我在歐美重了很多薰衣草,他跟人的生活有關係,它再台灣只有一年生,我的感覺是他們適應的非常辛苦,所以他其實已經花掉很多的能量適應台灣的天氣,不是適應很良好的香草我沒有來使用在園藝治療,後來我在思考有沒有可以使用的素材,我在萬華的青草巷找到,其實台灣有很深的使用青草藥的文化,我去拜師發現這些草藥當你不認識他的時候,它就是野草,所以你可以知道他的生命力是很強的,台灣人已經把它使用在生活上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當我在用藥草植物治療的時候,譬如一個老人,經過很多的老人我可以發現很多的秘方,我曾經用迷迭香或薰衣草老人們不習慣因為不是他們的文化。
另外一個是蔬菜,蔬菜是我們文化中很常使用的東西,尤其在家庭裡,這是我去年聖誕節家人準備主火鍋,所以就用火鍋菜的菜料請小孩插一盆蔬菜花獻給大人,然後那天晚上就全部進入火鍋裡,很多人會怕插花,所以用蔬菜會比較親近人,我曾經用在視障肢障,我叫他們想好主題,他們的主題不約而同就是自由,所以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的渴望自由,透過插花可以了解他們的思維,對聽障者來說他們的插花都是平的,因為他們最討厭餐廳裡面有插花,因為他們靠讀對方的唇與肢體動作來判斷對方想講的話。
再來是介紹藥草,左手香一碰就香,它是非常好用的消炎聖品,現在我還在用它來研發手工皂,第二個是俞心草,除了它是預防感冒的草藥,煮成湯來喝,剩下的可以用來做成面膜,再來是艾草,端午節就是用來辟邪用的,甘薯葉,因為他的抗氧化的排毒非常的好,它的葉子有深色到淺色,再來是薑,因為它好做,它的精油很豐富,稍微把它烤熱放到穴道上就可以進行針灸的灸,石蓮花只要一片葉子就可以種,除了使用外最重要的就是交他們怎麼種,插枝的,播種的,葉插的各總的方法來交,再來是蔥蒜,它的成長期非常的快,大改兩三個禮拜就可以採收了,當採收的時候就可以肯定一個人的心態,這些都是我在推的居家利用,可以利用家裡的陽台來栽種,隨時這些藥草都可以來利用。
再來是黃花,在這個季節是他盛開的時候,它很像向日葵,我式過向日葵他不是這麼好種,我們的皇爺奎所謂的五爪金英,少數在冬天可以盛開的花,可以減十公分十五公分插枝就會活,可以吃一片他的葉子,它非常的苦,當我們煮湯的時候只要放兩片葉子,湯就會非常苦。

 

 

瞿欣怡:
大家好我是瞿欣怡,我要講的是很專業的園藝治療方式,我要分享的是在花蓮有個叫肯納園,他是台灣第一個專門為成年自閉症兒打造的一個機構,那在肯納園裡面,除了園藝治療之外,還有針對樣子特殊的孩子做很多很多的規範與設計。那也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所以這方面來講跟植物有關的,我們透過植物治療方式,那這群孩子是由很多很多的故事串起來的。
那我要先簡單的介紹一下肯納症,其實肯納症就是自閉症,大家對自閉症是有誤解的,以為這種症狀是自我封閉和選擇性的,其實不是,實際上他有很好的溝通能力,然後很會講話很會寫作,那他不算是自閉症,就像自閉症他有不明的腦杓或者是有嗯……,在醫學上還查不出來他的原因,那會造成傷害就是有溝通、社會思考與人際關係等的障礙,還有感覺的障礙,那5佰份之75的自閉兒是智能不足,然後男女的比例是41,而且比較讓人擔憂的是,自閉兒的人數是逐年增加的在2002只有3仟多人,2007年就有6430人已經增長一倍,那增長的原因是大家對這個疾病的認識,因為他們可能以前這種疾病並不認識,是台灣內政部統計的資料,而且6430人是有通報的,那還不包括沒有通報的人他們有可能也是自閉兒。
那另一種的是生活條件的改變,大量的人際的疏忽這些都是原因不明的,那肯納就是在推廣他們不要成為自閉症,比如說六月失戀她在家休養之後就好了。然後自閉症他是慢慢自然好的疾病,在來說肯納的事件,讓大家對肯納有更多的認識,那肯納的感官是放大的,比如說;我們在聽演講,對他們來說好像很遠,可是實際上就在他們耳邊,就像我們在一樓,他們可聽見三樓的腳步聲,或是有飛機飛過,我們一般可能不會在乎,但他們來說是個稀奇的事,他就會對他媽媽說;媽媽有飛機飛過耶。他們有時對聽聲是非常的病苦,我們是感受不到的,可是對他們來說就像在他們身邊,那是種身體的觸感,像下雨他們一定要換衣服,因為對他們來說衣服濕濕的,那種觸感對他們來說是很敏感也是病苦的事
那肯納裡的人,有時溝通他們來說是非常非常大的障礙,因為他們通常會有語言的問題,有的人是到了五歲還不會講話,他不是啞巴而是說話對他有產生了障礙,舉個例子;就是有個媽媽他帶孩子去看飛機,因為他們必須接受許多新資訊才能增加對世界的瞭解,所以帶孩子去看飛機,然後媽媽就很高興的說,你看飛機飛過去了,他小孩就一直舉手因為他小孩以為這個動作叫做看飛機,可是他不知道看飛機,可是對我們來說是同一件事情,或者是說,他們媽媽就會拿過來。可是在肯納裡的老師會認為肯納的學生很不聽話,一直叫他不要碰,他還是一直碰一直碰,因為那個動作教過之後,他就會去碰,老師就會很生氣的責備學生。所以肯納的學生最大的障礙是語言是失
另外有些孩子他們早上吃膩的麵包,他們每天就會吃同樣的麵包,而且重複的行為是持續重複的,他們也會有重複的行為,像他們拿到行事歷,可以一到禮拜天寫重複同樣的事情,因他們做的其實是固定的,使得他們的家長是很病苦的。除了他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之外,他們也沒有辦法說他們的痛苦。比如說有個孩子,中午就會去外婆家吃飯,如果有外婆問他今天去那裡玩呀?他就會說去公園,第二個問他你去那裡玩呀? 他就會說去公園。
像我們會說我剛剛已經講過了,所以他們語言是有障礙的,他只會回答你的問題,他們家人會教他們說不,當他不會說不的時候,他會用掉盤子來抗議的。或者是有些孩子很可愛,他很喜歡喝咖啡,他會碎碎念說:星期一喝咖啡、星期二喝咖啡,然後唸了一個下午, 後來 老師過來說你是不是很想喝咖啡,他就點點頭,他終於得到一杯咖啡,因為他不會講說他要喝咖啡

 

同理可證,有一個孩子他嚴重的痛苦,但是他說不出他很痛,所以自閉兒的世界其實是他們不是自我選擇性的自閉,而是真的沒有辦法說出內在的痛苦,所以他們會有某些肢體行為就會被誤解成暴力行為,大家對自閉兒最大的誤解就是認為他們是天才,其實只有百分之一或是千分之一有可能是天才,或者是某部分專門的天才,就像我認識一位很會彈鋼琴的自閉兒,可是一離開了那架鋼琴,就變成一位非常自閉的孩子。其實對家長來說如果能受到非常好的照顧跟保護,自閉兒的小孩才有可能變為天才。
有四個媽媽跟一個治療師,她們的孩子漸漸大了,但是等她們老了,因為國內目前沒有專門收容自閉兒的地方,只有精神療養院,那其實很多孩子都是在爸爸媽媽細心照顧下長大的,因為沒有人會有耐心去了解他們在思考的邏輯到底是什麼,可能就會用鐵鍊綁著,打針的方式照顧,就會遭受到不好的對待,這就是很多自閉兒的媽媽最擔憂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是分你的孩子、我的孩子,而是你、我孩子的事情。
喜憨兒最好的治療就是行為治療跟早期治療,如果早期治療治的好,可能可以改善很多事情,可是很多孩子會錯過早期治療,有一個孩子是在十到十二歲的時候,他媽媽背著他,他媽媽年紀已經蠻大了,背著孩子到台大治療中心,那為什麼背著她,因為他不肯走,他不是不能走,可能是覺得不舒服而不願意走,而她媽媽非常的照顧他,接著做了很多治療,讓他慢慢的願意自已走路,在治療的過程中發現了他最大的天份,就是有一堂很激烈的會話治療的課,地上放了很多白報紙跟漿糊顏料混合成的黏黏的,有些孩子非常的敏感,不喜歡黏黏的東西碰到身體,有些孩子也害怕看到顏色,會覺得很刺激,就像人的眼睛一樣,會覺得看到眼睛會過度干擾,會盡量閉開不看眼精,但是在治療過程中發現他了繪畫的天份,後來就利用了畫畫來治療他的行為,本來不敢踩地板,現在不怕了,還開心的亂跑,後來還開了畫展,電視還有報導,因為他們希望可以透過畫展讓他的生活能夠自理
可是因為他本身是一位自閉兒,那在他二十幾歲的時候,收容中心不可能收容他一輩子,所以他還是回去跟他的母親住,他有一個妹妹,在一次偶然下知道了花蓮的肯納療養院,媽媽就送他去療養院治療,從此以後他媽媽再也沒有去看過他,不是因為媽媽很狠心,而是怕媽媽去了療養院後,醫院會把他送回來,而他本身已經是個非常會畫畫而且眼睛很漂亮的小男孩,但是到療養院之後他一切都退化了,到最後已經沒有辦法料理自已的大、小便,也沒有語言溝通能力,所以他被放在重症病房,跟重症患者住一起,他的治療師每年都去探望他,第一年他們去探望他的時候帶著畫筆跟紙去,他非常的高興,一邊畫畫一邊掉眼淚,還帶了他喜歡吃的東西,他馬上就往嘴裡塞,可是到了傍晚的時候,因為治療師一早就到花蓮還要轉車才能到那裡,等到計程車來的時候,他也跟著站起來要上車,這時候治療師就說:我們沒有要帶你走,明年再來看你哦,然後他的眼神就改變了,等到第二年的時候,他還是很開心的畫畫,可是就比較泠淡,差不多第三年的時候,他就隨便畫幾筆就走了,因為他可能知道他一生要在這裡渡過,後來他就已經放棄可以離開那裡。
到前幾年他就孤單離開療養院,後來透過治療師找到了妹妹,才找到家屬來認領死亡證明,並且問說為什麼媽媽這麼狠心,妹妹才說因為她們是香港人,搬回香港時才發現媽媽把患者的東西都保留在行李裡面,但是就不敢再去看他了,因為媽媽害怕,而且已經沒有能力再去照顧這個孩子。那在這個孩子死了之後,這個治療師就找了一些家長來,他覺得不能再有同樣的故事發生,他找了四個家長來成立基金會,那他們的孩子都是中度及重度患者。
肯納症無法靠一個獨立的家庭來形成,其實他們需要靠很多人的力量來支持他們,安養他們接下來的人生路,在2000年,有一群都是肯納症的媽媽,他們來到花蓮,決定把肯納園蓋在海岸山脈跟中央山脈的中間,在2003年就蓋好了,然後2003~2006年不停的奮鬥,為什麼要說是奮鬥,因為一般人一開始都不敢接受肯納園,就是自閉症的孩子都有偏執行為或是固定行為,你要把他們丟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折磨,為了要讓孩子適應那個環境,需要花很多時間,可能一開始一個月都要住在園裡,到後來慢慢的一個月有半個月住在園裡,孩子在那邊可以自已學習做家事、洗衣服之類的,所以說肯納症的孩子也有幸福的權利。
到了肯納園後,有很寬闊的空間,在肯納園裡的每個孩子都有他獨特的個性,像是有位加拿大移民回來的肯納兒,就讓他擔任英文導覽,讓孩子能更長成的更好,從園藝、從體能各方面來教導這些孩子,所以說在肯納園孩子們可以接觸大自然,並且做很多想做的事情,而且是都是按照每位孩子的特性來設計的,所以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他們才會真正感覺到快樂。 
提問者一:我問一個滿簡單的問題就是,我想問 老師就是說:像園藝治療有沒有可能去治療說向恐怖份子、炸彈客那種心理治療,因為我看到的都是弱勢族群。
提問者二:我要第一個問題要問的是,黃治療師,你說園藝治療就是種花種草,那是不是以前工商業發達的時候,園藝治療也可以有這種功用。請問一下那個肯納症跟自閉症的區別?如何診斷?還是成年以後才得到的?還是小時後就可以診斷出來了?
提問者三:那個就是關於那個智能不足:就是我以前曾經在美術班上課的時候

 

遇到一個同學,就是有一個朋友他也是屬於這一類型的患者。

 

其實他就是對於美術天份很高,然後他也有在國小的時候也開過畫展,可是他就是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會一直不斷的就是一直很鑽牛角尖。

 

就是有 時候 老師要教導他,他就會覺得不可以這樣做。然後他就會去用頭去撞電風扇這問題,然後,後來有一次老師真的受不了, 就把電風扇打開,然後告訴他不能夠撞這個東西。可是他還是就是很執意要過去,然後就有很多小朋友去拉住他,是印象還滿深刻的一件事。可是後來,他媽媽就覺得說,他媽媽會認定這種的狀況,是老師給小孩子的不禮貌的行為或不友善的行為,所以從此以後也沒來美術班。
後來他媽媽帶他去別的地方,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他媽媽會認定說大家都對他的小孩不好,就是懷著不好的意圖什麼之類的。就是他的小孩上了國中的時候,就是學校的老師也在教他一些事情的時候,他媽媽也就是認定說,他的小孩有什麼問題。他就是一直認為他的小孩是正常的,那在肯納園會不會有媽媽或是家長會有這種情況?

 

黃盛璘:問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就是恐部分子這一類的人,可不可以進行園藝治療?我們再把這個案子再縮小,就是說,以我的經驗,我在面對中輟生的時候,因為我們知道中輟生基本上也是一個非常不適應在我們現在的教育體制下
然後他是不喜歡上課的,然後基本上它可能就是已經被學校放棄了。因為他就是上課的時後他就是會嗆老師,然後其實這些小孩他們都是非常非常的聰明。像前面我們提到的都是智能是有一點弱的,可是他們都是絕頂聰明的。然後他們因為在學校就是被學校拒絕或是放棄。然後他們就在外面混幫派。所以是不是有點類似這樣子?好,那就以我面對中輟生的經驗。我必須老實說,我接觸中輟生,其實再台北縣教育局的一個政策,因為台北縣的中輟生的比例很高,所以他們台北縣有一個政策就是,他們要規定每一個學校,要降低中輟生的比例。所以他們學校有開一個叫做高關懷班。因為這個是在台北市所沒有的。然後他們開一個高關懷班,就是努力的將孩子留在學校,這樣子來降低中輟生的比例。那如何將這些不適合這樣教育體制的學生留在學校呢?那所以他們就會找譬如說結合開一個會在禮拜二,然後我就會帶他們去爬山去走步道,那我就是帶他們讓他們體驗所謂的園藝的活動。然後我們暑假有開一個就是針對高關懷班開一個園藝暑期營,那一個月,我們找到一個有機農場,願意提供一個場地,讓學生住在那邊。提供吃住,完全免費。那個月我們的經驗是,那個事情不斷發生不斷的挑戰我們的價值觀。不斷的挑戰我們的教育體制。到底你面對這些學生,你要怎麼樣的去面對他們?就是說,譬如說:他們晚上會,像這些中輟生他們晚上都是會泡網咖的,基本上都是不睡覺的。然後就是白天精神很不好,晚上精神非常好。那有時候他們晚上就是會,就是有一次就是突然發現說,晚上的星星很漂亮,所以說他們全部都爬到屋頂上說要去觀星。因為就是這樣子他們都爬到屋頂上去觀星,那就引起我們工作人員的對立,到底他們爬到上面去觀星到底是不是可以允許的?所以我覺得他們就是有很多他們就是會挑戰我們就是一直以為的這一些觀念。那,再有一些人,認為他們這樣太危險了。如果從屋頂掉下來怎麼辦?所以你要去防範所有可能會發生的危險,可是這樣子又好像回到有一點像回到學校裡面的體制裡面去了,那我是覺得關心這樣的一個動機,應該是可以被允許的。然後,對,就是我是覺得說,什麼叫做恐怖份子?我們要回到最原點。為什麼會變成恐怖份子?為什麼他們會變成中輟生?我覺得說不是園藝治療不能用在他們身上可能需要更多的更深的在他們身上,其實,我們那些工作人員其實是受到撞擊的最大,他們會常常講說,為什麼不能?我用另外一個案例回答。我接了一個埔里老人院園藝治療的一個案例,那就是他們就會說,我們都一直在種啊!那為什麼還需要什麼園藝治療?那我想,如果你用技術上來說的話,我們甚至都可能比不上這些老農,可是剛剛我有講過,園藝治療最大的差別就是,這些農耕、農作都叫做園藝治療,那其實是我們會針對某一些的,就是這些老人除了有一些健康老人,其實大部分的老人都有一些疾病,有的有一些已經開始要面臨失智,或是已經輕微失智,有一些失能,其實是園藝只是一個工具,然後因為他們熟悉那一塊帶他進去,那些老人就是八十歲的老人,你叫他畫圖,他會很害怕,我試過,因為或許他一輩子沒有拿過畫筆。可是,所以我就讓他們去種菜那他們就很容易就會進去。園藝治療其實它是一個手法,進入他們的世界,協助他們的一種方法。
瞿欣怡:那我先回答, 那位 先生的問題好了

 

自閉症是天生的,是腦部不明的一個傷害。所以不會有成年人突然得到這個病症。就是,他是與生俱來的。而且沒有辦法透過任何的篩檢。比如說,唐氏症,我們可以透過羊穿刺膜等等來檢查。那自閉症其實沒有辦法透過任何篩檢,那你頂多在她懷孕的時後告訴他有唐氏症的這個基因等等。所以他們所有一切的行為都不是他們自願的。他們的腦部一開始就有受到一些傷害而那些原因一直到現在為止,都還是一直不知道是為什麼?然後自閉症的治療都是早期治療都是需要透過行為治療等等來改善,他們的行為是可以被改善但是沒有辦法是被醫治的。但也不會突然得到自閉症,但也有可能像我剛剛所講的自明,你把他丟到海邊玩,他其實會很開心,後來我去療養院,去採訪最後照顧的護理長,他其實到最後是沒有什麼表情,沒有什麼生命力,在護理長的眼光,他就是一個人躲在角落,他就像是一株默默無聞的植物,然後就是也不跟任何人有互動。他只是在那邊默默的活著。他就是一個人躲在角落,也不跟大家吃飯。所以他只有可能更退化,或只是他只能被治療到一個狀態,比較能用語言溝通,所以它可以講到星期天喝咖啡,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他們只能被治療好一點或退化一點,所以這個是基因的問題。
好,那關於第二個孩子,因為我不認識他,我也不是醫生,所以不能診斷他是不是自閉症?可是,就治療我只能說,假如他是或者他是有一些行為的話,可能第一個就是他為什麼撞牆,就有原因,就是可能有一些事情他很不清楚,可能就是因為老師可能一個禮拜才見他兩個鐘頭或者是一天一個鐘頭。老師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但是這些背後都會有一些原因。譬如說,在肯納園的孩子,就是在一個咖啡館,就是他們每隔週末都會對外營業,就是他們都會訓練孩子要做服務生,

 

就第一天營業的時候就開始在下午,就抱著一大堆的碗就在那個咖啡廳走來走去,開始說碗要打破了,碗要打破了。沒人聽懂,明明就抱著一些碗,後來我們才搞懂,一整個下午都沒有讓他們休息,是說我太累了,我會把碗打破。其實他是用這種迂迴的方法來告訴你,因為他不會直接講。那所以那個孩子去撞牆,有可能是跟碗要打破了,有一點點類似。它其實後面有一個原因,我們不是跟他長期相處的人,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生氣,可是,這種一定會有一個原因,譬如說,有一個孩子他唸高中的時候是不是念特殊啟智班,可是他其實被他後面的同學偷偷的用筆搓他,然後,老師都不知道,老師都是背對著他。那有一天就是對方從後面丟了一個鉛筆,可是老師看到的是他用暴力去攻擊別人,所以 那個 老師也是很激烈,老師就賞他一個耳光,就算那個孩子會講,他也不會講。他只是回家的抓狂,他就抓狂了一整個暑假,一開學他就抓狂。後來他媽媽花了很多很多的力氣才知道,原來,有發生類似這樣的事情,這是老師跟家長都不知道的。那所以後段班的孩子其實他是有一些原因是其實,因為可能很難去了解他的習性,跟他之前在後段班或在家裡可能有一些類似的事情引起他的憤怒,所以可 能對 老師跟家長來說,因為去那邊區域的小學演講,其實有類似的問題發生,肯納症的教養跟照顧其實最早是要從家庭開始,然後因為他們常常開玩笑說,其實要做早期治療的是媽媽,不是小孩,因為媽媽必須要完全了解小孩的狀況,她要去規範它、去改善它,可是要透過行為治療去改善他。譬如說,像我們小時候要喝一杯果汁,可是有一個小孩子為了要喝一杯果汁,他要學會說:「我要」。
她可能就要花一個月的時間,那個媽媽教她的就是,夏天會非常非常的熱,她的小孩4、5歲,她很可愛,她就會口很渴,很想要喝一杯果汁。然後那個媽媽就是堅持要他會說:「我要」。她才能給他一杯果汁,因為,如果你不教她語言,因為這麼小不教她語言,等她長大,沒有人聽懂她的語言,她的情緒困擾會更嚴重。

 

那個孩子已經哭到在地下打滾了,他的阿公就躲回房間偷偷哭,因為她只是要喝一杯果汁,為什麼不能給她?那可是媽媽就必須要有很堅強的心理準備,我必須面對這孩子真實的狀況。
那在肯納園,就是他們會辦一個我覺得很好玩的活動,他們會邀請幼稚園,我都會稱他們是小小孩,就是他們會邀請小小孩的家長,跟大小孩,就是已經長大的肯納兒,一起去參加營隊。然後讓那些小小孩的媽媽看到,因為我覺得肯納兒都長的特別特別的漂亮,不知道是不是我個人主觀。

 

然後有很多家庭背景都不錯的家庭,他們的媽媽都會覺得我已經費盡心力來養育你了。你長大一定會很好,或者是他們會忽略為什麼他們的還子很自閉。可使他小時候看不出來,可是她二十歲就是看的出來他們就是一個不一樣的孩子。那治療師就會把他們安排在一起,讓那些媽媽去肯納園看到。那第一個晚上一定會哭的亂七八糟,而且照三餐哭。然後就是哭哭哭看到什麼都哭。我就問治療師說:為什麼要讓他們看見?就是這樣會不會太慘忍。可是那治療師跟我說:如果說他們現在不看見,等孩子長大,會是怎麼樣?他們就沒有辦法做好準備,他們不知道還有多少事情要如何面對,以後也不會找到正確的方法來對待這些孩子。所以其實那個孩子也許不知道該怎麼支持,但因為那個孩子的狀況,他在肯納園會被支持。
黃盛璘:我在三峽有一塊地其實我剛剛有提到,如果大家好奇其實可以上Google查,因為就是近,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一些,也不是廣告,是一些奇怪的留言。

 

所以我們現在留言暫停,但是內容還是可以看見。

 

那其實那塊地是我朋友要留給他退休用的,那天現在已經拿到建照,所以他現在正在蓋房子,然後他有留一塊空間就是讓我以後可以在那邊開課,所以要到明年六月以後我希望會有一塊園藝治療的空間

 

然後到時候我也會在我的網站上公佈 然後歡迎大家來預約

 

提問者四:想要請問這位 老師,園藝治療是治療心,那宗教治療也是,那我想問的是這兩個之間是否可以有所互動?
黃盛璘:宗教團體找過我,去訓練他們的志工,那個宗教團體較玄門真宗,那我搞清楚他們是拜關公的,那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台灣有這樣一個宗教團體,那因為他們的宗教有一個宗旨,他們就是要做生命教育。所以他們覺得園藝植物,

 

這是一個可以幫助他們進行生命教育的,所以他們也要發展園藝治療,所以這個兩者是可以相加相乘的,是完全沒有衝突。
提問者五:我想請問 老師,剛才看到一個有機花園的。那我想請問 老師在台灣當我們的有機產業,慢慢的進行中,那有一些素材是有機的?那就我所知

 

在花卉上,基本上是用農藥,噴農藥的方式,那我請問 老師,在花卉上

 

你的素材?那蔬菜當然比較沒有什麼問題。
黃盛璘:因為除了看以外,你還要去聞一聞、摸一摸,甚至泡個茶喝。所以本身這個素材一定是要新鮮健康的。所以,所有我的素材都是有機的。不管他是不是花卉或是蔬菜。那所以我不太敢用一般外面買的花卉,因為我知道她用了很多的農藥,那如果我們要常常去摸去聞的話,除非我用的都是非常便宜的,他如果具有經濟價值的話他才會用農藥下去。像譬如說,像我用的,我基本上我會跟節慶配合,譬如說七夕的時後,如果說七夕的時候你可以去傳統市場,你會看到一把20塊錢的花那你一定知道,他不會花錢去噴一把20塊錢的農藥,而且他用的是圓仔花跟雞冠花。他是非種常好長的。所以我會是這樣的去選擇。然後我在栽種的部份我一定也會是選擇好種的。那可以好種到說,你可以基本上可以不用依賴農藥。那台灣的有機,這個問題是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大家現在可以看到有機,甚至販賣的大家要注意。
可是我回來以後,我要實驗有機栽種的時候,我發現其實台灣還有很多的細節要去注意。因為在台灣賣有機的,我在想說我要不要直接用有機土或有機肥料?可是我發現我買到的都是沒有很清楚的註名材料來源,這個在美國一定會註明說,裡面我有沒有加雞糞有沒有加其它的,你可以做判斷。可是台灣都沒有所以我很害怕它裡面的成分,我們本來要保護這塊土地,結果造成另外一個傷害。所以有機土跟有機肥料,所以其實台灣的這一條有機的路,它一定要走,這一條路一定要走,而且非走不可,可是,這條路還很長,而且要靠大家一起來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