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YouTal新建築人獎 (451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Young Talent Architectural Design Award
  • 98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擺個地攤來賣牛

 

 

林欣儀

 

大家好,我開始回想過去我們開始從事關於創意市集的活動,因為一些意外而引起創意市集的風潮還有一些在台灣看到關於創意市集的現象以及未來來跟大家分享。我開始從事這件事情不是為了要發展創意市集,我在2005年7月開始從事CAMPO的活動,這個意思在義大利文解釋為一個中小型廣場的意思,我小時候沒去過歐洲,但我想像它像是台灣從前的廟前廣場,在週末或是中下午的時候會聚集很多人在廣場上活動,例如畫圖、唱歌、乘涼休息等,偶爾也會出現小型的CAFE,因此我就思考台灣好像沒有類似的地方及空間,因此我想要創造一個固定性的活動類似廣場的空間,而廣場內的人都很自在,有活動、音樂等,因此當初第一個想法就是如此。因為我本身並非為文化藝術背景,所以我開始創辦時應該每個月舉辦一次來提高它的活動效益,第二個其實我本身對自己要求必須從許多活動經驗的累積讓自己進步並從中學習,所以在2005年7月我就開始作這樣的事情,第一場活動是在建國啤酒廠,內容為找了一些音樂DJ及分享電影小短片,這樣舉辦了四、五個月之後,其實規模沒有很大,資金也不足,而政府也沒有很重視,大部分的人也還不是很關注,因此我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去發展,相信做到一定成果時會被大家所看見。舉辦到第六個月時,剛好有機會接到西門町電影公園的場地,但是那個場地位置在西門町最邊陲的地帶,也不太會有人經過,可以說是西門町最不熱鬧的地方,當初我到了那個場地,我就開始思考該如何規劃那個活動,但是場地負責人給我一些建議,可以提供一些買賣的活動。因此我就思考買賣的氣氛該是如何,我覺得不應該是類似於麥當勞或是百貨公司的模式,我覺得有兩種方向,一個是可以提供創作者買賣自己作品及交流的模式,另一種為買賣自己曾經用過的東西,為創作市集及二手市集方向。所以在2005年從音樂、小電影分享之後也相繼發展出市集的活動,其實市集的規模愈來愈大牽涉到場地租借的租金,而租金的來源就是從出租的攤位而分攤,但是租金也不能太高,因此市集的攤位數量就非常多。因為市集規模變大,社會媒體、政府團體及大眾開始關注到市集的存在。剛開始我們到了兩個地方去尋找市集的人,一個為在估嶺街舉辦書香市集,市集開始的下午我就在那逛了很久,發現台灣其實有很多地下創作者在販售自己的創意構想,我當下就邀請了很多人來參與我構想中的創意市集,這些地下創作者其實沒有一個共同的交流平台,大多都是自身的玩票性質或是把作品放在奇摩的網路上面拍賣而已,也因為自身的力量很小,所以效益都不是很大,所以在2005年開始我們固定舉辦每月一次的創意市集,而一兩年下來創作者的人數也愈來愈多,記得剛開始收報名表為一百組,但是到了今年比較大型活動大約都有三百組報名。這樣的活動看似為一個非常好的變化,但是如果仔細看市場的趨勢及創作發展,其實背後隱藏一些假象。從創作的作品來說,剛開始創辦時在一百組裡面可能會有五十組他們的作品非常有特色,但是到了現在非常多的年輕人投入這個活動,有百分之九十的作品來自於抄襲與大量複製,變成一個很不好的現象,因為這個現象導致原本的創作者在市集的生存產生問題,導致現在的創作者對於現在的市集活動已經不是那麼熱衷了。第二個問題是整個外圍也就是市場上愈來愈多人想從事這樣的活動,這些人或是公司團體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從事這樣的活動並非是像當初創意市集想提供創作者發展平台的概念,而是想藉由這種活動當作成一種行銷手法引來人群,而政府來與我們商討合作是因為關於文化創意產業有關係,所以大致上合作的經驗是如此。其舉辦這個市集活動大家的出發點其實不太相同,而我的出發點是像提供一個廣場大家都可以來玩樂及讓創作者有一個共同的交流平台,所以我本身比較沒有目的性;而大部分的人是有目的性的思考創意市集,希望藉由活動引來人潮創造一些利益,所以有些人對於創意市集就會負面的評價。這個現象我想在今年就會慢慢的削減了,因為許多地方開始從事市集活動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好,而且居多都是利益的目的性,無法對當地凝聚一些創作氣氛,是沒有影響力的,因為種種因素而一些創作者看到這種景象也會擔心市集的這些假像而不肯參與,回到社會上原本的模式或是靠自己原本的力量。整個過程下來,從沒人注意到有人注意,我覺得對城市整個環境並沒有提升,我覺得應該要有一些單位還持續著這個活動,而且方向是正確的,在一整年我們好不容易凝聚了許多地下創作者,看見了他們的心聲與努力,所以我覺得應該要有具體的組織或單位來協助這些創作者,其實這些創作者是很辛苦的,他們雖然喜歡創作但並非是一個很好的銷售者,從製作、完成、行銷及販售的過程中,他們必須獨立完成這些事情,所以其實不是像大家想像中的如此輕鬆。因此就會有人問這些不好的現象該怎麼去面對,我覺得最根本是整個環境的問題,因為創作與環境必須有密切關係,而不是只是做了一個創意商品而已,也不是只是看到表面上的銷售利益,這是我們看到台灣目前創意市集的現象。其實我們剛開始是獨立作業,持續了一年半開始有政府單位與我們合作,所以在這期間比較沒有自辦性活動,整個活動舉辦下來其實效果並不是很好,其實內容差不多但是與外界合作感覺上力量沒有很大,像以前活動都會從四面八方前來,像是電影公園那次的創意市集人潮就是一個不錯的例子,但反而跟其他單位合作都比較沒有這種影響力產生,創作者也覺得比較沒有收穫。所以最近我們就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剛開始我們在創辦時就有兩個目標就是希望政府及企業輔助,釋放台灣地下好的創作人才,想說他們應該很贊成從事這樣的事情,但是後來政府及企業提供輔助結果卻不如預期的好,某個層面來說要到達一個生命力必須有獨自顯明的力量才行,所以在明年我們希望獨立舉辦創意市集的活動,地點定位在西門町的電影公園,但是這次就會提出具體的活動主題,例如結合電影概念去發展市集活動,我覺得會是一個蠻新穎的活動,整個活動就像是一個電影場景,在年底就投稿給一些政府團體關於市集活動的構想,但是結果卻令人心灰意冷的,因為政府認為這樣的活動是很辛苦的,不論在資金還是規劃方面不太可行,所以我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再試試看一年,但是如果明年的結果依然影響到市集的生存問題,我想我們應該也不排除之後會與外界公私團體合作,尋求市集生存的可能。因此明年會有兩個計畫,一個還是固定會在電影公園舉辦活動,另一個計畫是希望將活動推展到亞洲地區,不將只侷限在台灣本身,因為台灣本身的環境太小,而台灣人的接受度也比較保守。當初有個大陸廣州的媒體來採訪我關於創意市集的構想,而他們也就在廣州自己舉辦了創意市集的活動,而大陸的模仿力及作事效率很好,因此整個廣州創意市集的蔓延非常的迅速,反而是台灣卻在慢慢的削減,這是我觀察到的現象,就我立場而言可能與大家對市集的印象不太相同。等等爭對市集的活動內容如果有經驗也可以提出來分享與討論,謝謝。

 

 

鄭晃二

 

我們謝謝林欣儀的經驗分享,在這裡跟大家預告一個活動─生活藝術狂歡節,是明年一月十二號第一場在西門町電影公園舉辦。談完了台灣的創意市集,我們來聽聽黃老師帶給大家的一些案例分享及精彩的事情。

 

 

黃世輝

 

鄭老師、欣儀及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大致上收集了一些資料,我在思考創意市集好像不太適合我這種戴著老花眼鏡的人來演講,我本身是從事工業設計,回台灣後也舉辦一些展覽,之後出過進修博士回台後從事社區營造的工作,在從事社區營造研究的過程中,我曾經到日本的小型社區去觀察,去體驗日本社區到底在做什麼事情,從產業政經角度來看發現了一些小市集,而在台灣的雲科大也創辦了文化資產維護系及研究所,擔任所長及系主任,之後相繼又創辦了創意生活設計系,是全國獨一無二的。這科系有很多女學生來就讀,男生為少數,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我大致上整理了一些我的思緒作為演講內容。創意市集到底是什麼呢?上個月我們舉辦了一個研討會,一些日本的老師到了斗六,我問我的學生該帶領這些日本老師去什麼樣的地方玩呢?他們說去斗六的夜市吧,那些日本老師都玩的很開心,其實台灣的夜市都很有趣、很有吸引力的,雖然環境不是很整潔,但是裡面卻暗藏著許多生命力的現象,對於那些平常乾淨整潔、拘緊的日本人來說,卻有一種快樂在裡面,創意市集會不會就是攤販的升級與轉型,世界各地都有攤販存在,其實也都有類似於創意市集的現象發生,只是名稱可能不是稱為創意市集,但意義卻是相同的,而創意市集與夜市相比較,感覺上一個是整潔乾淨的一個是比較髒亂的環境,從這些觀察裡面我們思考創意市集會不會就像是一個城鄉生活的新廟會,也許我們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看,而在這個廟會裡頭美學的產物比較容易直接被接觸,會不會是一種生活美學的行銷,我們順著這個角度繼續思考創意市集。這個是澳洲雪梨的廣場,有許多雜七雜八的攤販在街道上聚集;下一個為最近台灣團體到歐洲參加類似創意市集的活動,有點類似於販售專利,讓你的創作擁有保護權;下一個為倫敦的創意市集,多數舉辦在室內空間;下一個為剛剛欣儀所提到的廣州的創意市集,從他們的現象來看市集的蔓延狠迅速,愈長愈多;下一個為日本橫濱的藝術市集,也稱為「藝術有緣日」,在這一天你可以跟藝術結緣,今年十月份的橫濱港區公園攤位有一百八十攤,參加創作者有五百人以上,主辦單位是橫濱港區造街協會也就是橫濱港區的社區營造協會,所以創意市集最後也發展到藝術市集的情形,1994年開始辦已經辦十幾年了,第一屆辦兩天第一天來了四萬七千人,當時的藝術市集來跟大家作一個報告,下一頁,這是藝術市集得獎的,左邊是日本人畫的一些水墨在旁邊提一些詩,日本就時代的刊物上面會有一些插畫,下一頁,這東西我在網路上查,從日本北海道到沖繩都有,特別叫做藝術市集,大部份叫創意市集或是藝術市集比較多,左邊是陶瓷,右邊是交小朋友作竹蜻蜓,這地方是很有創意的但還是有一些傳統的東西,下一頁,左邊看的出來是什麼嗎,那是一個零錢包,假裝自己是小籠包,那我們現在往下看,地攤設計跟創意市集它是很多元很多樣的,在過程中她帶給我們很多快感,市集裡面看到很多材料都成為重新創作的題材,這裡是很多年輕人自由的開發創意,就像是一個秀創意的舞台,再來說場地很便宜大約五百到七百,若作品賣一個出去就賺回來了,這個現象跟早期台灣提倡藝術新活化活動,在1937年鹽水容提倡藝術新活化,當時生活沒那麼好的關係所以沒那麼成功,那我們現在看到的是自然而然的創意生活化,讓大家可以接觸的到,有些東西我也整理了一下,第一個是說創意手工相比,就是把三個價值和在一起,使用價值、文化價值、交換價值。使用價值就是這個東西買回家裡真的可以用,用有一種就是真正的實用,另種就是無用之用,比如說我拿來掛牆壁裝飾用,這樣子的無用之用。第二種是發揮它的文化性質,文化的消費已經講很久了,造一個學者說所有的消費都是文化性質,再創意識集裡面買任何東西,都不是只有買它的實用性,還有買其它的東西在裡面,甚至你在現場裡面歡樂的氣氛。第三個是它的市場性,它可以交換,包括創意是集的人彼此交換,所以創意市集其實有實用性文化性跟市場性在裡面,為什麼那麼多的人參加創意市集,那麼多的人在一個地方,這稍微分成三種,一種是在創意製作的過程裡面,讓創作者體驗到一種快樂,創作者其實是很辛苦的,過程中其實是快樂的,創作時手被針刺到,但創作完之後所有辛苦就變成一種快樂。第二個是在購買的場域裡面,在購買場域裡面可以跟消費者產生互動、共鳴與認同,即使你不買它的作品,但是你看著它的作品發出驚嘆的聲音,光是那一聲就超過五百塊了。第三個是,這個東西被買回去了再使用的過程裡面會產生一些靈感、故事與價值,那等於是把一些超越物質本身的東西所帶回家,再使用的過程裡面是快樂的。像是一些在德國市集裡面的照片,在德國市集裡面買了一些手繪板狀的東西,一些木片手繪畫的很漂亮,就講它買回來送給我同事的女兒,然後我就跟他講說這東西是從德國所買回來的,它是一個畫家所畫的東西,然後我放著照片給她們看,但是我發現他們沒有像我那樣的感覺,畢竟他們沒有去到那個場域裡面,沒有親自去買到那個東西,所以那個故事比較難以感受的到。那這些整理的一些觀點,創意市集是展演個人風格的場域,這是對創作者來講的,對於創作者來講是一個展演個人風格的生活舞台,對於別人來講,是欣賞別人生活風格的舞台,從消售的角度來看,創意市集可能也是一個,就型態可能它可能是一個夜市或日市,日間的市場,舊型態新包裝形成一種行程非穩定的通路,他們不能每天作創意市集,不然會開始覺得厭煩,他們已經做到這總程度已經開始發現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了,它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為什麼時候要辦不知道,所以它是不穩定的通路,這個創意市集濟世一個創作的舞台,也是一個讓人欣賞的舞台,也是一個通路,不太穩定的通路。下一頁,畢恆達老師的學生將創意市集的展現整理出三個層面,這三個層面包括意藝異遊,第一個意是在創作過程中所要傳達的理念,這個可能是最原初的出發點,但它是吸引我們最初的最重要的出發點,如果你沒有概念想要作品去做傳達,它就好像創意市集好像不夠有意思;第二個是藝術的藝,是把這個概念轉化為實體的一個技藝;第三個異是,讓作品跟別人有所差別。從我們學設計來講的話,將這三個東西再加上第四個東西,第一個叫concept,原來作設計的時候都是從概念出發,設計概念的發展要做很多的思考、很多的想法,找到有趣的概念去發展才是最主要的,創作者也會講很多新的概念在它的作品當中,概念的東西就是創意最原始的地方,它的腳步和想發都和別人有所不同,比如說在舞台前面放一部腳踏車在那,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要放一部腳踏車在那,是誰沒有把腳踏車停到腳踏車場,反而停到這裡來,那是因為腳踏車的主人想要傳達某一總概念,可是好像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那就請鄭老師解釋為什麼腳踏車要擺在前面,這就是concept,裡面有一些創意跟想法在裡面;第二個就是差異化的能力,我同樣有這個概念但是我設計出來的東西跟別人設計創作出來的東西有所不同,所以這其實是差異化,最近聽詹偉雄說,這叫做登出化的能力,那只是使用的名子不一樣而已,登出化只是分別辨識它的特殊性,差異化與登出化的能力的能力其實是要消費者一起成長的,有些設計者登出了可是消費者無法跟上那也沒有意思啊,比如說第一部的腳踏車一千塊,捷安特的腳踏車三萬塊一部,我們怎樣去區分一千塊的腳踏車跟三萬塊的腳踏車,以上的哪些地方不同,如果無法區變的話就是以價格去決定而不是以價值去決定;第三個是將構想實體化的階段,不管我用什麼材料去做,譬如說我要逢一個布偶,必須使用機器去做,我曾經將我設計的東西請原住民幫我們做,做手工像是拼布一樣的東西,他們交給我的東西並沒有讓我們失望;第四個階段是將我們的創作商品化,它就像是窗戶將我們的實品商品化實踐出來的一個窗戶,所以創意市集裡面的創意商品其實是一個事件,從干涉到視野的追求把它實踐的東西,創意市集在市集上本身就是一個創意的東西,所以在市集形成概念上的創意。創意市集的創作者跟一般設計師有什麼差異呢,創意市集的東西為什麼大家都喜歡,不會跑到百貨公司去買,其實是百貨公司裡面的東西都是工業生產的東西與量產的東西,那個差異的是在哪裡呢?第一個是限量生產與]大量生產的差異,你到創意市集理買的東西是限量生產的,每一個都不太一樣,所以到創意市集裡面可以買到獨一無二的東西;第二個是直覺性的市場觀察與廣性的市場觀察,如果是宏碁公司去開發一個筆記型電腦,然後去做一些市場調查的東西去找到市場的趨勢,經過統計學認為因該要朝哪個方向去做,工業設計裡面都用這一套,可是創意市集裡面的創作者都是在直覺式的再做事情,把它的東西擺到市場裡面來它可以跟消費者對話,從這個消費者互動當中我可以知道這個消費者喜不喜歡我的東西;第三個是手做跟工廠式的,像現在單槍、攝影機全部都要先塑膠成形,這些東西組合起來就必須用工廠的機器去做,可是創意市集裡面的東西一個人就可以把他解決了,一個人解決其實還蠻辛苦的。

 

 

鄭晃二

 

從買材料、黏、磨、粘、接、畫這些東西,最後還要到現場去告訴消費者這個我是怎樣的想法。

 

 

黃世輝

 

這個是前工業時代的做法,可是為什麼前工業時代的做法到現在會受歡迎,那是因為討厭現在工業時代的做法,它的東西太均一了、統一了太不有趣了,大家現在坐的椅子就是工業時代做的東西,但是你去做原住民所雕刻出來的椅子會感覺到好棒想買一個回家;第四個是創意市集會提供機會給一個遠離手做又想用機器做的人,像現在身上所有的每一樣東西都不是手做的,你的身上的身體是你父母做的,其他大部份都的東西都是錢買來的或是工廠生產的,你身上很少有手工做的東西,我身上有一個是手做的,它是一個木片至少上漆磨了三四十層,最後再加上金柏最後再加上拋光,我每次帶著它就會感受到老師的手在這上面,這次手做的感覺演講者,現在的人是怎麼樣演講者,遠離手做又想要貼近手做,那創意市集不是提供一個這樣子的機會,說不定將來的創意市集可以讓你試試看將來的手做;第五個是創作者直接面對消費者,聽取、批評、報怨、讚美那是最真實的市場學,這些創意市集的創作者在這些機會裡面,他才開始去學習消費者是麼一回事;最後一個是創意市集跟一般設計師的不同,因為它是手工做的,我們會去肯定這多方面的價值,這方面的勞動與價值今天沒有辦法多講,這個東西記得再兩年前在華山有一個展覽,裡面就再講這個東西,如果大家錯過那一次的話可以到草屯公藝研究所看展覽。

 

 

鄭晃二

 

頂針是什麼意思。

 

 

黃世輝

 

頂針的意思是精打細算的意思,將平常的細節照好才賣給我們,這個認真的精神,放回去物品當中你可以感覺物品的感受。工作營是陳進南加上去的嗎?陳進南說這些傳統工藝的東西就包含一種認真負責的態度,我這個東西做好代表我對這個東西負責,所以我們再創意市集買一個東西用三天就壞掉,就表示具有職業道德不具有工作文明。下一頁,我們看到創意市集在台灣有很多創作者,很多年輕人在裡面找到自己的東西,其實還有很多的創意商品,我跟鄭老師同時從事社區總體營造,我們都發現,其實社區有很多很好的創意商品,所以我現在跟我們的學會再討論要做另外一個創意市集,創意工作者大部份都是設計學院的學生近來了,在加上社區的人一起進來這樣一個創意市集,這個籌畫在一起,彰化一個藝術家做刻殼的一個刻貝殼的做的一個創作,下一頁,這就是它的作品,他加上一些可愛的飾品就變成一個可愛的東西。這個是蘇州美術學院學生的作品,我特別挑了一些出來,他們的東西也蠻適合到創意市集,蘇州美術學院有一個美術館,美術館裡面就是讓他們做一創作,你看他整個形狀是很有意思的,你看有一個人做的一個包包,利用染過色的紙張將它貼起來,左邊這個人其實是用樹葉貼起來的,下面那些創作我都覺得很有趣。這個是我們還沒有唸書的時候我們去很多鄉下,他們也有名子不叫創意市集,那是每年五月的時候的豐年祭在森林裡面,要擺攤的人西去登記然後繳擺攤費,擺攤費很便宜兩百塊,他們其實不是為了賺錢,提倡一種手工製作的樂趣,右邊這個是我在唸書的時候我們學校的研究生大家一起去擺攤,這裡面也也我做的東西,三個圓圈圈堆疊在一起用稻草做的,中間有一個奇怪的日文字寫在那個就是我的老師寫的書法,包括我們去海邊撿的貝殼大家構想一下然後做創作,這個市集到現在每一年都還會舉辦,現場也會編織一些稻草做的的東西,下一頁,這也是當地歐里上所做的像是手提包的還有便當盒,還有一些比較大的手提籃,我現在感覺到說創意市集會越來越生活化,創意市集拉開的可能性那就是,它有些已經成為夜市了,也有可以在創意市集的影響下夜市它可能創意化,如果夜市創意化的化它也會變的生活化,比較相對自己的存在,比如說斗六夜市每個禮拜六都會有舉辦。再來是即將進入競爭時期的創意市集,各縣市政府與百貨公司都要做,即將專業知識設計普及化的專業,設計專業本來是在設計院大學殿堂裡面的東西,那創意市集會衝破這個東西,你學不學設計無所謂,有沒有在大學裡面學設計也無所謂,有創意的人就自然而然可以完成東西,自然而然的自我修鍊,不學設計的造樣可以去完創意市集,所以設計的專業會越來越普及化,接下來的時代是一個創意無所不在的時代,意思是我們的下一代他們增加了自由與奔放,可以發揮更多的創意。再來是企業跟政府都在尋找創意的時代,所以一個新的創意連接的行列即將誕生了,這個創意是怎麼樣呢,有創意的人怎樣有辦法跟市集結合,有創意的人怎樣跟百貨公司結合,有創意的人怎樣跟企業結合,這部份這個新的行列就出現了,創意的供給者跟創意的需求者會有直接的連接在一起,這是我為創意市集的小小觀察。

 

 


生活工藝運動,就是讓村裡面的人,能夠生活裡面可以用的到的東西,可以用你的手去把它做出來,就自己來做,不一定要去買市面上現成的東西,所以他們經過了幾十年,真的是幾十年了,二三十年的提倡,在這個社區裡面二三十年的提倡,大家可以自己動手做的東西就來做,因為動手做不是只有在生活上可以用而已,而是在動手做也幫自己帶來很多的快樂,剛剛講到的那個愉悅的勞動,那它會帶來一些經濟的效應,也會讓你在生活裡面獲得很多的快樂,所以在這個社區裡面就這樣被提倡下來,那提倡下來很多年之後,其實做生活工藝的人就很多,所以當他們每次要舉辦工人祭的時候,一方面他們自己的村裡很多人就去擺,那一方面他們做這個以生活工藝在日本很有名,所以大家都知道這邊有一個很多人很喜歡手工做的東西的村落,所以當他們要擺攤的時候,很多人從北海道到沖繩都有人跑來擺攤,所以它已經形成一個它自己的形象。

 

 

鄭晃二

 

所以那個年齡層大概都是?

 

 

黃世輝

 

擺攤的年齡層其實每年都有變化,就是有一些是比較老的,有一些是中年,年輕人都有。

 

 

鄭晃二

 

那我們創意市集的年齡層大概在?

 

 

林欣儀

 

年齡層大概是2328,算是滿年輕的,然後就是學生在學的學生滿多的,因為包括這五年之內突然那個設計學系的學生暴增,其實他們那些人,有時候出了社會,有一些設計或美工的人才的需求是有限的,變成那些人他沒有辦法到正規的行業,或者他沒有辦法適應那樣子的方式,所以他有很多那種設計系的學生轉來做創意市集。

 

 

黃世輝

 

補充一下,其實我的學生有好幾個人都在做創意市集,參加這個東西,但是其實他們,有一個學生他是自己投資設計公司做這個東西,在博物館裡面銷售,那他是有自己的設計公司,跟他太太兩個人就這樣做,那另外一個學生他是在正式的設計公司裡面工作,但是他平常做的是工業生產的東西,那沒辦法滿足他,所以他另外的就是下班之後的時間,他就去做那個手工做的東西,所以他希望不是只有工業生產而已。

 

 

鄭晃二

 

所以那個對象還滿廣的,他有的是專職在做創意市集,有的是兼職在做創意市集,我們開放問題。

 

 

問題一

 

我想請問兩個問題就是,我目前在國外看到一個現象,就是他們在流行一種以物易物的商業模式,這行為很有創意也很有趣味,在台灣有可能會往這個方向發展嗎?以物易物?

 

 

鄭晃二

 

在市集裡面還是平常生活?

 

 

發問者

 

就是在類似網站上面,之前好像有人用一根迴紋針換到一棟房子。

 

 

問題二

 

第二個問題就是,在很多國家很早就發展出跳蚤市場,讓人可以去挖寶,這種商業行為也很有特色,那為什麼在台灣就很少這種市集,謝謝。

 

 

鄭晃二

 

我大概比較想知道那個迴紋針事怎麼樣換到房子的這個問題還是不能由我回答,因為我事負責控制時間和主持的。

 

 

黃世輝

 

以物易物的部份喔,我覺得是不好操作啦,就是對於價值的認定不太一樣,要兩廂情願,那我換給你的東西跟你換給我的東西覺得不值得的話怎麼辦,我覺得不太好操作,但是如果在網路上這樣大家聯絡的結果,真的願意這樣交換的話確實是ok的,剛剛講那個山島町的工能祭,山島町的工能祭是用錢去買的,你要去買他的東西你還是要用錢去買,那期實在現場我都看到很多人就是在以物易物,就是說我做了一個漆器的碗,那他做了一個小時鐘,所以我就拿我的碗去跟他換他的小時鐘,他們之間其實是可以這樣協調,那可以換到,那山島町其實是五月的時候辦工能祭,三月的時候是辦生活工藝展,那辦生活工藝展的時候沒有外人,全部都是村內的人,那村內的人把東西都擺到比如說這個場地裡面,全部都擺好了之後,其實是以物易物的,村內的人是以物易物,村外的工能祭的時候才是用錢,以物義務的意思是,我今年有做一些東西,可是我看到你的東西那是我沒有的我想要,我這個東西我做了好幾個,我可以拿一個去跟你換,那這樣換一換換一換之後,每一個人都有很多的東西,比如說我做的東西就是籃子,那我做了十個籃子在這裡,那我也不需要用到十個籃子阿,可是你做的是另外的東西,那我就拿我的籃子跟你換,所以整個展覽下來之後,每個人都抱了一堆東西回家,跟原來搬來的東西不一樣,所以這樣的以物易物還是存在的,但好像要滿有條件才有辦法做這個事情。

 

 

林欣儀

 

我也講一下,就是以物易物這個東西阿,那時候我們在開始弄市集的時候,就已經有一群比較有前衛想法獨特的年輕人,他們就有想過要做這個以物易物這個東西,然後他們事實上他們也做過三四次,但是因為就是整個規模太小,就是有點像幾個朋友這樣在玩這樣子,那他們那個時候其實就有做出這樣子的東西,然後那時候我記得在整個活動的時候,因為有很多創作者在現場,然後有一些做音樂的,所以其實也有產生一些但是比較私底下的,就是比如說今天我創作這個東西,真的如果你願意的話,也是可以有讓你交換的情形產生,然後再來之前有一個比較做比較多的,就是常常會有樂團的,因為我們常常會找樂團或是DJ來表演,來活動現場,那他們就會拿他們自己的CD去每個市集的攤位,看有沒有人願意跟他們換這樣子,就是如果他們想要一個誰設計的商品,他們就會拿CD去跟他們換,這是一個,那可不可以行得通,我覺得可能他們需要一些時間,才有辦法推行這個東西,然後至於講到二手市場的部份,因為之前我們剛開始自己在辦活動的時候,會有一個比較有趣的原因,就是因為來的人非常的多元,然後因為那時候就是有用二手市場,就是跳蚤市場,所以那時候很多人都在那邊就是交換這樣子,然後買賣自己二手的東西,那反而到現在後來因為又跟一些企業合作,那他們就是擺明他們就是要創意市集,他們覺得那個是賣自己破爛的東西,沒有辦法登上大雅之堂這樣子,所以這幾年就沒有做這樣子的事情,但是明年我們做的東西就會可能要以二手的東西為主,因為其實整個過程下來你發現其實做創意有它的價值,但是我覺得二手它也可以提倡一種觀念跟態度,所以明年我們應該會做二手市集,其實現在台北也是有阿,好像在那個永和三重,但是那邊其實就有一些二手的東西,但是那邊是比較不一樣的,就是很多的一些拉里拉渣的東西這樣子,但是我們的市集它可能針對比較年輕人,你會發現這些年輕人都是過度消費,這麼多的衣服跟有的沒的東西這樣子,我覺得應該會滿有趣的。

 

 

鄭晃二

 

我知道一個以物易物的的例子,就是我一個朋友去日本買一個鉛筆盒回來送他的小朋友,結果他的小朋友隔天去上學久用鉛筆盒去跟別的小朋友換那個甲蟲卡,鉛筆盒換一個甲蟲卡幹嘛?完全不能體會那個小孩子對於鉛筆盒和甲蟲卡之間的價值,但是小孩子覺得那個甲蟲卡比那個鉛筆盒有價值,我們再來開放問題。

 

 

問題三

 

我覺得創意市集就是一種玩創意,一種玩藝術的市集,我在這幾天有聽到一場演講,就是從北建工北京那邊的的一所學校的一個教授提到說,他們那邊有一個社區叫做798,那那邊他提到說他們那邊的社區的公共藝術之類的,我還覺得滿值得推崇,就像是他們那有一家運動用品店,nike的運動用品店,他們的設計,他們把他們門口的超牌,白天是掛在門上,而晚上是把它放下來當作門檔,關起來這樣子,感覺還滿不錯的,那像他們在街頭,或是在水池堂邊,他們會做一些雕像,他們有時後會放在街頭,或是有時後會放在人家屋頂的上面,我覺得這樣的感覺,他們所創造出來的價值事非常好的,所以我就在想說在台北這個地區,這種都市的地區是不是也能創造出這樣的空間,這樣的價值感,我想可能會是在西門町,或是在華山藝術園區這些地方,可能可以創造出來,或是也能把創意市集這種活動加入,這是我想問的問題。

 

 

鄭晃二

 

我想說那個紅樓那個地點,是不是可以利用那個地點,創造變成是一個有平台的創意市集的地點來做結合,可能性大不大。

 

 

林欣儀

 

我覺得可能那是可行的,但是就是個獨特性要被放的很強烈,然後再加上跟地區性的一個連結的關聯性要加強才有可能,像那個798它其實他是政府跟民間非常強烈去做那一塊的,然後它那個地方其實以前是一些藝術家在玩的地方,他們就是佔據,然後後來政府有計劃的把它做一個藝術的商業中心,所以它那邊其實是就是北京市買賣畫廊藝術作品這樣熱絡的地方,那我覺得台灣就會有一個這樣的問題,就是因為你東西要生存下去,它必須要有它的商業價值,跟它的經營的模式,可使我覺得那個東西要走出自己的特色,而不是為了商業價值而商業價值,但是我覺得台灣對於這一點就會,我不知道是哪個關節是有問題,因為其實你要做一個整個那種一個商業的形式然後藝術的價值,藝術文化價值在的話,它其實牽扯的層面事非常廣的,它不只要政府還要民間還有藝術團體,這三個融合在一起,但是現在就台灣來看好像還沒有這樣的東西去發展的很好,就目前來講,但是以後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鄭晃二

 

那有一種在地的觀點,比如說藝術家在798住的夠久,創作夠久,創造出一種抓地的力量之後,發展才會有機會,那像電影公園,比如說在經營的過程中,政府的角色會有什麼影響。

 

 

林欣儀

 

像電影的公園的話,因為我其實之前在那邊有固定做了七個月,但是因為其實那時候靠我們自己的力量,還有一些有興趣的媒體朋友的宣傳,還是一些國外的朋友的幫忙,其實那時候已經有達到那樣的效益跟大家對於這個地方的一些關注,但是應為其實我們整個是一個獨立製作這件事情,那其實政府它,當它發現,因為那個地方是歷史文化局的,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我還記得那時後文化局的官員他們就來,然後看覺得不錯不錯這樣子,反正就是不錯,但是後來其實他們也沒有跟你站在一起,一起把這件事情做好,這就是我這一兩年跟政府合作的一個經驗,就是因為我想像中會是我們一起,因為我覺得你是要做文化,你是要做藝術,所以我們一起把這件事情做好,但是操作下來跟理想中有點差距,因為他們不事這樣子的,他們是要程序是要對的,可是我們在做這塊他們可能沒有辦法幫忙很多這樣,我覺得這可能需要溝通,然後再來一個,因為我覺得就像,老實講其你做文化藝術它是在一個地方累積,一直累積一直累積,它才會有那個效果,但是整個台灣的政治環境,好像沒有辦法在一個地方,由固定的某些人一直不斷的去累積,所以地方跟地方的一些資源,跟影響力相對的也會減少很多,那我們就來看一下德國的案例。

 

 

黃世輝

 

補充的案例其實也是,這個地方其實他的特色是德國的世界遺產所在的地方,叫哥司拉,那哥司拉是世界遺產所在的地方,自然而然就會有很多的觀光客,所以它這裡擁有比較好的條件,就是當它在舉辦這些創意市集的時候,原來的觀光客就已經很多了,然後舉辦了創意市集來的人就非常的多,創意市集裡維持著很多要素,一個是很多創作的人把東西擺在那裡,但是當這個小鎮在這一天全部化身承創意市集的時候,就會需要提供其他的人身的待遇,要吃喝拉撒都很重要,所以這是那個做麵包的師傅,在街道上就擺開來來做麵包,下一頁還是那個做麵包師傅,不好意思從另外一邊拍他,因為這個年輕人穿的褲子非常的…,下一頁那這就是各個攤位啦,每一個攤位其實都在尋找他自己的一個特色,像這個攤位是有賣一些刷子類的東西,我特別注意到他的那個刷子,有一百多種以上,我問他說比如說這裡面有一個長長的刷子,就是一根一直下來,然後前面的地方是刷子,我問他說這個是拿來刷什麼的,那麼長的刷子又不是在刷馬桶的,原來是再德國冬天的時候會有暖氣,暖氣就像我們現在不是有那種鐵片是的暖氣,那鐵片式是靠在牆上的,靠在牆上所以你手伸不進去刷那個鐵片跟鐵片中間,所以他們是有這種特別的長刷子,可以撮進去之後刷乾淨,這個做刷子的好厲害,光是刷子就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刷子一百多種以上, 下一頁很快看過這是在同一個地方,所以這個是在廣場的地方,歐洲城市的建構的方式,大概就是以一個廣場輻射出去有很多的小巷子小街道,那在這一天的時候他們這一個小電車,不是電車,就是下面是有輪子的,就可以繞到廣場,再繞出去其中的巷子再繞回來,滿像觀光車的,它本來就是個觀光城市,再下一頁,這個是遊客服務中心,知道一下很快看過,市集的時候,會有一些表演藝術的人會來,現在台灣好像也有,那有時候你可以去抱一下,各式各樣的我想很快的讓大家看一下就好了,因為有一百多張,像這是木頭做的東西,木工的東西也有,也有在現場做出來的,陀螺,陀螺也一堆,這是各式各樣的陀螺,很快看過,花卉也有,好速度快一點,就不講了,很快看過就好了,這個地方因為有一個傳統,有一個傳說,叫做巫婆的傳說,巫女的傳說,所以他們裡面有很多木材都是用巫婆當主角,那哥斯拉這個城市在這一天裡面整個大大小小的街道,全部都變成是可以擺攤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